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张 入关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云旗卷海雪,金戟罗江烟。

  当年箫肃戎接手西北军务时,边防已是疏漏多年,北桓作乱,盗匪逞凶,百姓流离,人心涣散,早已积重难返。

  而如今,得以重建雄关,广筑良田,建起幽云防线,威震漠北,靠的便是箫肃戎手下一支名唤“云骑义从”的军队,这支部队自当年萧家接手西北军务时便已开始筹划组建,原本组建之时,云州城早已钱帛微毫,莫说是建立起一支精勇悍军,即便是戍边军队的军饷都已拖欠月余,军心已甚是不稳。

  箫肃戎上任未及数日,北桓左贤王部便引军五万,南下劫关,对于当时西北军而言,可谓轰天大祸,若是换做之前数任西北军防将领,也只得闭关不出,任由北桓劫掠一番,自行离去。

  可箫肃戎当年脾气何等火爆,登时便在戍边军中择取一支精干兵勇,聚三千白马,出关迎敌。

  从来大魏边关对上北桓骑兵,向来只有坚壁清野的份,何曾主动出击,箫肃戎率军出迎,可谓势如破竹,大出北桓君臣意料,当时箫肃戎引军出关,逢敌便杀,三千白马骑兵竟在大漠之中纵横驰骋,追着五万北桓兵甲砍杀,只三日间,便折了左贤王部五千勇士,连北桓当时的左贤王皆在箫肃戎枪下丢了性命,箫肃戎在大漠间杀得兴起,引军便朝西急进,左贤王部失了主帅,早已军心气沮,朝着领地便一路逃遁。

  可箫肃戎哪里肯让,率军径直冲入了北桓左贤王所属疆土,与左贤王麾下主力决战大漠之间,这一战萧家军仍是三千白马骑兵,可左贤王虽死,但麾下兵马,却不下五六万人,这一战相差何等悬殊,可箫肃戎借着军威之盛,竟也毫不理会,三千白马蹄声径直穿堂而过,视北桓兵将于无物,刀穿平甲,枪挑连营,一战再斩七千人首级,打得左贤王部族连夜逃遁漠北而去,箫肃戎得此大胜,缴获牛羊无数,又在大漠间盘桓数日,方才回军。

  自此,箫肃戎威名震慑大漠草原,更是扬威天下,而随他征战的这三千白马骑兵,也由此声名大振,箫肃戎回关之后,整顿兵马,革除老弱残兵,遴选精壮甲士,加以训练,遂整军成阵,名之曰“云骑义从”,至今为止,云骑义从已成了西北边关一支精锐劲旅,北桓人随后数次犯边,皆被箫肃戎率军打退,萧家军声望之隆,至此达到顶峰。

  此刻却见道道军旗迎风招展,虽立于大漠之中,亦同风雪席卷而至,只见百骑兵马一字横列,银甲曜日,白马嘶风,立在众人之前,恍若天兵一般。

  萧暮雨长枪一横,面若寒霜,一对凤目凛然生威,口中一声娇喝,却带着一股沙场沉浸出来的独有果决“今日我奉父帅军令,到此接夔陵村同族入关,有哪个阻拦,还请上前一步。”

  她话语虽短,可句句铿锵,掷地有声,直在这大漠风沙间缥缈巡回,更无一人听不真切,原本悍斗一团的众人,此刻竟也各自立在原地,任是什么北桓兵马、魔道星使、侠义盟主,尽皆暂行束手。

  萧暮雨冷眸横睨许久,沉声说道“黄先生,还请带着乡亲们速速入卢龙关,我在此为你们殿后。”

  黄震亨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夔陵村一众村民各自匆匆前行,暗中拉了墨止袍袖一把,怪眼一斜,示意墨止随他入关速行。

  墨止如何不知他的好意,可他此刻望了望不远处负伤椅上的孟展,却坚定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谢黄先生好意,可我双亲血仇俱在此地,我若是离去,只恐今生再报不得仇了,如此,九泉之下,我愧见乌袖镇阖镇老幼。”

  黄震亨被他气得怪眼一白,低喝道“小小少年,时日还长的很,老夫既然说了不要你死,你便轻易地死不了,待得伤势痊愈,再行报仇,又有何不可了?”

  墨止轻笑一声,说道“黄先生莫非是看我岁数小,到此哄骗我么?那日我的伤势,你已说清,我身体如何,我自己最是清楚,我自入钦阳城后,运功不下三次,已是无可救药,此刻余生只剩一愿,便是拼尽全力,家仇能报得一分便是一分,还望先生允准。”

  黄震亨叹了一口气,其实他方才虽只略略把脉,以他医道之深,又如何不知,此刻墨止体内三家内劲纠缠直摧气脉,自己此前虽使药方除了他体内冰火之气,可却下了一味奇毒,若是贸然运功,则毒入三才大穴,此刻墨止体内毒性早已被内劲催动,渐生犀利,侵入血脉之间,他虽可使药理,暂缓毒性侵袭,却实是再无法尽除,当下也只得叹了一口气,喟然叹道“老夫当时小心眼,不知你年纪轻轻,竟是这般义烈,是我罔顾世间尚有侠义之辈了,实在是对你不住,你体内三股内劲纠缠,加上我这味毒药,我实是难解,可天下能人异士甚多,暂避死祸,再觅良机,或有转圜。”

  墨止惨然一笑,说道“先生,墨止虽不过十几岁,但我已饱览人性善恶,我这一生,豪侠有之,卑劣小人亦有之,我也并非什么侠义之辈,只不过不愿再见孩子如我一般,失了父母陪伴,先生若念我微末德行,日后好好陪伴小黄连便好,墨止感怀不尽。”

  黄震亨长叹一声,心中既愧且叹,一时之间竟无话可说,更无颜直视墨止双眸,但此刻临别之际,却生出无尽相惜之情,此刻夔陵村全村皆已度过云骑义从防线之后,黄震亨摇了摇头,仍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墨止笑道“先生不必如此,墨止所求,也只得想到此处了,今生相逢,甚是感念,来生若是再见,还望先生好好给我医治一回。”

  黄震亨苦笑了一声,叹道“我号称半边阎罗,旁人叫我穷谷庸医,一生使毒药害了不知多少性命,也救了许多条性命,自问从不曾有一条性命是我真心想救的,可今日老夫死心塌地想要将你救回来,却医道难及,唉”

  “黄先生。”萧暮雨说道,“贵村皆已安全,此地纷乱,我们须得及早离去。”

  墨止望了望萧暮雨,嬉皮笑脸地说道“怎的,将军大人不认识我们了?”

  萧暮雨虽是少女朝华,但多年来边关铁血厮杀,少女心性早已磨平,此刻见墨止走来,细细观瞧,这才看清,当夜与自己一同并肩抗敌的少年,今日竟憔悴至此,不免也心中一软,说道“自然识得,你也算抗敌有功,快快入关去吧。”

  墨止摇了摇头,说道“我嘛,任意妄为惯了,入关我倒待不踏实,可随我一道的那些好友亲朋,还望将军一并引入关中。”

  萧暮雨闻言,抬眼望去,只见孙青岩等人此刻尚与北环军阵对峙,方才舍命拼搏,也全都看在眼中,当即应道“无妨,既是大魏同族,我便不可疏漏一人。”

  当即军旗一挥,兵马让开一条通路,孙青岩等人何等机敏,当即运起轻功,各自飞身来到云骑义从防线之畔,北桓兵马本与侠义盟激战,见孙青岩等人撤走,虽心有不甘,却慑于萧家军之威势,也不敢过多逼近,只是凝眉怒目,将那佐官尸身收了,整军而回。

  “少东家,我们先行入关吧,此地尚有侠义盟高手环伺,实不安全。”

  孙青岩站在墨止身畔,眼见当初那个银袍烈马呼啸往来的少东家,此刻面色憔悴泛黑,心中哀痛难宣,眼中几乎淌下泪来,可墨止却摇头说道“青岩叔,止儿还有一事相求。”

  孙青岩道“莫说是一事,千事万事我也应你。”

  墨止抬手指向不远处的孟展,说道“青岩叔,我要与他最后一战,他虽只是乌袖镇血案的一把屠刀,沐川叔也曾说过,此事背后仍有蹊跷,可我时间不够了,我所求之事,便是望你要替我查清这一切事由究竟如何,何人在背后下此毒手,我便是成了幽魂一束,也知道找谁索命去了。”

  孙青岩闻言,泪水终于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当初那个桀骜难驯的少东家,到了这一日,竟也是这般言辞垂危,他胸中似有千言万语,可作为乌袖镇血案的亲历者,他又如何出口,劝说墨止放任仇敌于不顾?

  “少东家你的身体”

  墨止抬头,双眉斜挑,露出一丝狡黠笑意,说道“什么身体,脸上的颜色是我拿泥土抹的,方才黄先生替我把过脉啦,说我身体还有的治,待我手刃那矮胖子,我便回到卢龙关,咱们一同寻思寻思,该如何治好我这身子。”

  孙青岩对他所言,可谓是半个字都不信,一旁的徐浣尘亦说道“师弟,我带你回宗门,宗门之中灵药甚多,我不信没有一味能治你伤势的,若是宗门没有,我亲自再下山替你寻觅。”

  墨止皱着眉看了看徐浣尘的面庞,却见眼前这位师兄,仍是下山之时那般俊朗丰神,可左看右看,都只觉颇有不同,于是笑道“你这个冷脸子,我还是喜欢你之前桀骜不驯不通人情的样子,你忽然这么有人情味儿,再回宗门,只怕三云老道都要认不出啦!”

  徐浣尘被他说得一阵莞尔,便道“师尊道号,岂可直言叫喊?”

  墨止哈哈大笑,说道“这才对嘛,我如今这般模样,回去了也是给长老们添恶心,宗门长老医道再高明,还能有黄震亨高明吗?你若是他日回了宗门,见了我师傅师兄,记得替我言说一声,墨止为人放诞难驯,忍不住道门清寂,自行四处游历去了,日后也不必挂怀。”

  随即,他甩袖绝踞,大步朝着侠义盟众人走去,孙青岩等人见状大惊,各自上前阻拦,可此刻萧暮雨却是一声令下,军马回拢,层层叠叠地将众人隔绝开来,霎时间铁朔成林,众人便是轻功再高,卷入军阵之中,便也再难得出。

  墨止大步走到侠义盟众人之前,抬手一指孟展,喝道“叫这个死胖子最后与我打上一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