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战起

2022/9/11 15:27:09 作者:青田共羽
  军旗翻卷,雄关纠纠,随着大军隆隆踏行,卢龙关关隘城门随之轰然紧闭,这座新近搭建好的边关重镇,此刻就像是一个年轻的神祇,屹立在大魏西境边防,书写着自己崭新的传奇。

  卢龙关后,便是当今西北第一坚城——武阳城。

  萧暮雨整军下马,却不卸甲,径直便走上城头,检查军事防务,多年来目睹边关铁血厮杀,早已给了她敏锐的嗅觉,适才北桓兵马来往甚速,只怕仍有重病陈列近前,一股不安隐隐地在她心中升腾。

  而此刻,却见一个白袍少年,冷着面庞,紧追着跟上了城头,正是徐浣尘。

  萧暮雨冷眸斜睨,低声说道“这个小道士不可让他近前。”

  徐浣尘虽隔着甚远,可耳聪目明,早听了个清楚,当即喊道“为何不让我说话?我师弟此刻仍在关外,你曾说过,大魏同族,皆不可抛弃,莫非他便不算大魏子民了么?”

  萧暮雨面露厌色,银袍一扬,大步走上近前,玉面低垂,二人几乎鼻尖相对,沉声说道“你那师弟,自己说了不愿入关,要去做什么江湖仇杀之事,从来性命天付,自己珍惜,我才救得,他自寻死路,我又为何要为他耽搁时机?须知大军一至,北桓兵马亦随时杀到,介时为他一人,伤及数百上千,可值得么?”

  徐浣尘多年清修,莫说是此刻与她如此近距离接触,便是霜竹峰中女性弟子,他亦极少往来,此刻只见萧暮雨秀眉微蹙,口角生嗔,不禁脸色一红,倒退了一步,憋了许久,方才说道“可我师弟,为了这百十口村民,以身犯险,进钦阳城拖住张仙纵与束羽二人,使得阖村老幼,得以安全撤离,此次撤退可成,实是仰赖于他。”

  萧暮雨听罢,一对眼眸微微转了转,虽仍是一脸冷漠,但凤目闪动,极是灵巧,随即道“即便如此,我也不可只听你一面之词,他武功不过如此,要以他一人牵制张仙纵等人,谈何容易?”

  徐浣尘脸色一沉,说道“我们皆是方外之人,何必在乎这些蜗名角利?你若是不愿派兵搜寻,你且打开关隘,放我一人出关探寻即可!”

  “好哇,说得好!”

  徐浣尘被这在耳边突如其来炸响的喊叫声吓了一跳,却见一张尖瘦猴脸正在自己身后,正是吴丧,徐浣尘连退三步,正要怒斥,却见吴丧哈哈笑道“这小子好,和御玄宗那些老道一比,好歹像个人了,倒也真是有情有义,喂喂喂小姑娘,他所说的都是实情,若是那个叫墨止的小子不曾牵制张仙纵和那个束羽,那两个人的功力可不是开玩笑的,我们几个人可着实抵挡不住,到时候你再来接人,可就是几百具尸体啦。”

  他这话语一出,身后顿时传来声声附和,竟是那十数位魔道高手一同跟了上来,孙青岩走在最前,拱手说道“萧少帅,我们所说,皆是实情,还望少帅施恩开关,我们定要将止儿寻回来。”

  萧暮雨见众人神色坚定,仍是摇了摇头,说道“不可,方才北桓兵马转瞬增兵数倍,只怕尚有大军驻扎附近,若我贸然开关,一旦北桓趁势发起进攻,则事态难以挽回,各位所说,若是实情,暮雨十分钦佩,可禀告父帅,上书朝廷,昭告天下这位墨止少侠事迹,但开关之事,还望各位海涵,在下要为这关内十几万百姓负责。”

  她话语虽仍寒若冰雪,但语气已十分诚挚,众人听了,竟也想不出丝毫理由反驳,即便是脾气最是暴烈的吴丧,此刻也搔了搔头,说道“小姑娘说得也不无道理,关内还有老百姓呢可那个墨止兄弟”

  “我去找。”

  孙青岩、蔺空魂与徐浣尘三人一同说道。

  徐浣尘长叹一声,说道“在下乃是御玄宗弟子,自幼所学便是正魔不相容,但如今情势危殆,师弟身处关外,强敌环伺,各位虽是魔道中人,可义气干云,令我刮目相看,我们此刻便出关寻找,只我三人出关,想必不必大开城关了吧?”

  众人目光齐望萧暮雨,却见少女也是微微叹气,说道“只二人出关,只需取绳索自城头放下即可,但如今关外凶恶,一旦出关,只怕找不回墨止,连你们二人都难以全身而退。”

  徐浣尘点了点头,目光中一片坚定,孙青岩亦是一步上前,毫无退意。

  便是此刻,忽听得城外三声号角吹响,低沉轰隆,每一声都直震心脉,萧暮雨听罢,瞳孔中闪出几分惊讶神色“这是北桓的号角声!”

  众人此刻听得关外蹄声杂沓,犹如电掣雷轰,众人一同登上楼头,却见东北方向,开来一支黑压压的军队,为首一支九旄王旗,黑底银勾,画着一只傲立风中的苍狼,仰天嚎叫,萧暮雨说道“黑风银狼旗,这是北桓右贤王部族到了。”

  徐浣尘却见这北桓军阵比之此前漠中对阵的数百兵勇,又有不同,此刻黑甲铁鳞,盈盈夺目,长槊弯刀,森森寒芒,北桓军阵虽尚不及城关,却远远瞧着几如黑云带星,正隆隆进逼而来。

  “这下好了,你们几个人都出不得关了。”

  萧暮雨淡淡说道,返身便高喝一声“敌袭预警!”

  霎时间城头军旗林立,铁弓待引,各类滚木礌石预备一全,城头之上守军亦成阵列,变阵之快,实是顷刻间,众人皆曾听闻云州萧家军战力惊人,曾七日之内连挡北桓数百次攻城,今日一见,果然阵容齐整,有若神兵。

  徐浣尘正自着急,忽然感到一只手掌摁在肩头,转头却见是孙青岩,此刻孙青岩笑容十分温暖,说道“边关示警,此乃大事,少东家当初舍身往死,便是要我们护着夔陵村众人来到关内,若是他此刻在这里,也必会希望我们先解边境之危。”

  徐浣尘点了点头,说道“你不像魔道中人。”

  孙青岩笑道“你也不像那些正道那些老顽固。”

  “北桓天族,右卫贤王到此,拜会箫肃戎将军!”

  却见城下驾来一骑人马,却是北桓传令兵卒,此人中原话语说得十分熟稔,竟丝毫听不出北桓胡语之音。

  萧暮雨冷冷一笑,目光横撇,那夜同战北桓骑兵的粗莽汉子,此刻早已站在身畔,开口便喝道“我家将军军务甚繁,岂是尔等说见便见?尔等引军至此,已犯我大魏边界,若不速速退去,箭矢及身,悔之晚矣!”

  此人功力深湛,尤其外功甚是强横,这一番怒吼,沉沉闷响,自城头远远波及而去,连北桓军阵,都听得十分清晰。

  那使者听了,手中红旗一翻,北桓军阵似是得了号令,步声如雷,马蹄杂沓,却是向着城关步步走来。

  萧暮雨冷声说道“霍山叔叔,白奴鞑子有意挑衅,待得进了弓弩射程,便即发射!”

  那一旁的汉子,名字便是霍山,乃是云州军中先锋将官,此人性子粗豪正直,一身力道足有扛鼎之能,领军作战勇猛无匹,早年间带着数十骑人马于关外巡视,却不想遇到北桓千余兵勇,他竟挥棒径直将北桓数名百夫长打得头颅碎裂,脑浆迸地,千余兵勇登时被他一身怪力震慑,竟反被这几十骑兵追杀百里之遥,他从来见了北桓人便有心打杀,此刻见了这般雄壮的军阵,竟无稍却之心,一声喝令,城头铁弓满引,连弩待发,森然气息昭然若揭。

  却见那北桓军阵之中,猛然间冲出一骑人马,那人所骑之马匹,威武雄壮,即便是四蹄着地,尚有一人之高,通体纯黑,只有面庞上生着白色毛发,却如鬼脸一般,那人腰间悬挂一长一短两柄横刀,一身兽面铁甲,却不着头盔,曲发及肩,虽看不清面容,但人高马大,雄健强横,单是这般风华,已是胜过身后全军大阵。

  萧暮雨一指那人,说道“便先将此人射倒!”

  霍山大笑一声,取过腰间铁弓,此弓力沉八百石,乃是转为他这般怪力所铸,一箭既发,便是坚石铁盾,亦可洞穿,却见他此刻弓若满月,“噔”地一声飒然风动,一支长箭即破空射了去,他箭法何等神勇,那支箭空中连响爆裂之声,旋风一般朝着那人面门射去。

  而那人却似浑然不惧,在马侧摘下雕弓,同引弓箭,抬臂便射,却见两支长箭各自飞扑,在空中箭尖相对,发出一声刺耳锐鸣,随即霍山所射之箭,竟被直接射作两截,而那支弓箭势头竟不稍止,反射上城头,将一面军旗射断,随着云州军军旗落下,北桓军阵发出一声声憾天喝彩。

  “这鞑子好强的力道!”

  霍山大惊失色,论及力道之强,多年来他自问从不输于何人,可眼前此人,却是策马缓缓来到关前,众人这才得见,此人一脸神完气足,一对环眼赫赫生威,眼中似带刀兵,萧暮雨侧目观瞧,低声说道“此人莫非是北桓战神,平沙厉甲宇文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