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莽汉

2022/9/11 15:27:09 作者:青田共羽
    只听得轰然两声巨响,孟雪晴霎时间眼前一白,四下里飞雪横溢,冷风骤起,模糊中瞧见却是两道魁伟身形落在眼前,好似两块硕大无比的铁坨一般,落地激起铿然深响,她一个脚下不稳,趔趄着便朝后倒了去,而那其中一个壮汉口中却忽然“啊呦”叫了一声,铁瓮一般的嗓音,却是率先抢上,将她一把抓在手中。

  墨止却无此好运,这两人气劲磅礴,功夫大非寻常,落地又沉,激起一道气劲,将他整个人几乎掀翻在地,只是重重地坐倒,更无旁人搀扶。

  只听得其中一人瓮声瓮气地说道“公子吩咐了,孟姑娘不能欺负。”

  另一人点了点头,道“公子是如此说的,北境老百姓不能欺负,孟姑娘也不能欺负。”

  碎雪散尽,这两人露出身形,墨止惊叫道“你们不是夏侯翀的随从吗?”

  但见这两人,各自魁伟身形,一人满面虬髯,另一人面如紫铜,各自身躯好似刀砍斧剁一般整齐,丈余身高,立在原地,当真好似铁塔一般,更兼这两人生着一般的铜铃大眼,此刻瞪得溜圆,更是威势大增,与当日站在两位贵公子身后那般沉默寡言的姿态大是不同,反而面露凶相,直直瞪着墨止。

  “公子说了,你这人不好,须得教训一下才是。”紫铜脸庞的汉子说着一只大手便朝着墨止抓了来,此人脸色深紫,而手掌却是一片通红粗糙,想来是多年苦修外功横练的掌法所致,墨止见他掌上已生出片片厚实的茧,便知晓,似是铁掌功这类横练掌法,纯然以磨炼为上,待得掌上生出硬茧,便也无惧铁砂坚石,但凡练此掌力,都已掌上茧层厚薄辨认功力高下,越是高深的力道功夫,茧层亦是越厚,这紫铜脸的汉子掌上已是层层叠叠,甚至外观看去,比之旁人手掌都要大上数圈,想来必定是铁掌一路功法的高手。

  此刻那掌力沉沉拙拙地已到近前,墨止无暇细想,脚下使一招“兔子蹬鹰”势,单腿朝着他掌心踢了去,常言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临阵较力之间,腿劲往往胜于拳掌之力,墨止与他近在数尺之间,避退极难,只得出腿相抗。

  只是腿掌方一相交,墨止却是浑身大震,只觉那人掌上力道看似平平无奇,自己一腿竟好似踢在山石之上,一力憾山,山岂能为之所动?那紫脸汉子动也不动,反倒是墨止被他一掌震出好远,又在地上连滚了几圈,才堪堪停下,但他这一路摔将过来,口中尽是积雪,冻得生疼,样子狼狈至极。

  紫脸大汉站在原地,慢慢说道“大哥,公子说要教训他,可没说教训成什么样子。”

  而那一脸胡须的汉子也搔了搔额头,说道“这倒是的,但公子说要下手重些,重些的话,不妨就按照上一次打黑熊那般下手吧?”

  两个汉子又直又莽,心中所想,嘴上便这般言说,墨止听罢,心中寻思“这两个莽汉,想来也不会胡说吓我,以他二人这力道,只怕真的打杀过熊罴一类的猛兽,若是按着这般力道打我,我可遭受不住。”

  他连忙蹿了起来,那紫脸汉子见了,大吼一声,又复抢身过来,粗大的手掌五指箕张,好似一把硕大的铁耙子一般,又兜头筑了下来。

  “且慢!”

  墨止猛然一喊,倒把那汉子喝住了,紫脸汉子问道“我还没打到,你不用着急喊。”

  墨止笑道“谁怕你这呆呆傻傻的手掌?我若要胜你,可不要太容易。”

  紫脸汉子也嘿嘿一乐,道“你胡说,你功夫差得很,我刚才知道了。”

  墨止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知道,我这人有个毛病,我手下不打无名之辈。”

  紫脸汉子急道“我们兄弟不是无名之辈,你快快用你的功夫,我们教训完了你,还要回府告知公子。”

  那虬髯汉子也拎着孟雪晴走了过来,说道“正是,我们兄弟俩可不是无名之辈,我叫做童金甲,我兄弟叫做童银环,是北府铁骑的先锋将官,你可不要说我们兄弟没有名号。”

  墨止抱着手臂,上下打量着他兄弟二人,故作惊奇道“那不对呀,那不对,你们不可能是北府铁骑的军爷。”

  童银环向来已自身军籍自豪,此番听了,更是大急,说道“怎么不对了?”

  墨止说道“我可听说,北府铁骑承担北境防卫,既然如此,你们刀口究竟是对着外敌呢,还是对着自家百姓?”

  童金甲说道“自然是对着北桓鞑子。”

  墨止笑道“那便对了,你们看我是不是北境的老百姓呢?”

  他这话语一出,童家兄弟两个听了一愣,连忙低语着商量起来,说得皆是什么“公子只说教训他,可没说他是谁”“若是没说,那不就是老百姓”“是了是了,只怕就是的”,两人嗓音粗哑,虽是低声细谈,却仍是被墨止听了个清楚。

  不久,童银环回身说道“咱们兄弟商量过了,你算是老百姓。”

  墨止说道“既然我是老百姓,那你方才打我,算不算是违背了北府铁骑一心护民的铁律呢?”

  “呀!”童银环看着自己手掌,满眼皆是懊悔沮丧之情,“我当兵这许多年,今日却教我打了个老百姓!”

  墨止又道“北府军备,若是打了百姓,可算不算得上乌龟王八蛋了?”

  童银环思忖半晌,咬着牙说道“我算,北府铁骑不算,这错算是我出的。”

  墨止说道“那你家公子要你们不可欺辱孟姑娘,她如今是你们公子心尖儿上的人,你们把她拎在手里,这也得算是欺负了吧?”

  童金甲被他突然一说,也是大惊失色,果然此刻孟雪晴还冷着脸被他提在手中,一对明晃晃的眼眸早狠狠地瞪了过来,童金环被她瞪得心里一阵发毛,当即也撒了手,哭丧着脸说道“孟姑娘,你别在意,我也犯错啦!”

  孟雪晴掸了掸身上碎雪,冷冷一哼,说道“你家公子说着要来提亲,暗地里却派你们到我家里捣乱,可真是一片真心呐!”

  童家兄弟两个见孟雪晴发了火,连忙一齐上前赔罪,拱手作揖个不停。

  墨止这时笑呵呵地说道“我倒有个法子,或许能让孟大小姐解了心结,这事当做不曾发生,你们倒想不想听听?”

  童家兄弟又一溜烟跑到墨止跟前,苦苦求饶,说道“墨大爷,方才是我们兄弟俩得罪,如何能教孟小姐开怀宽恕,您可快点说。”

  墨止抬手一指空中皓月,此刻夜色渐深,月亮渐渐隐没西峰,一轮玉盘似是和山峰练成一片,墨止笑道“你们一路跑过去,在月亮尚未落山之前,登峰西山,在那月亮底下朝我们挥挥手,看着好似嫦娥玉兔一般的样子,也需孟大小姐看了便不生气啦。”

  孟雪晴听他这话说得又是古怪,又是有趣,人力有常,如何快得过月起月落?待得他们跑到西山山巅,月色早就消散不见,哪里赶得及?便是赶得及,孟雪晴一想到这童家兄弟这一对儿尊荣,又是莽憨,又是粗犷的模样,要学着嫦娥玉兔,在月亮底下挥手起舞,便是大感古怪滑稽,也不由得“噗嗤”一笑。

  童家兄弟一看孟雪晴笑出了声,还以为她真的喜欢看这一出戏码,心中虽是喜悦,却也暗暗犯起了含糊,童银环低声说道“要我们学嫦娥玉兔,那咱们谁像嫦娥?谁像玉兔?”

  童金甲想了想,说道“你来演嫦娥吧,我胡须多,远处看也是一团毛,与那玉兔相似,你生得秀美些,演嫦娥正合适。”

  墨止听了,心中只是暗暗发笑“你们兄弟俩这副尊荣,与‘秀美’二字倒也没什么相关了。”

  童家兄弟商量妥当,各自满意,便笑嘻嘻地对孟雪晴说道“孟大小姐,我兄弟俩这便朝着那月亮跑过去,您可瞧好了。”

  说罢,这兄弟俩便发足狂奔而去,这二人看着呆呆笨笨,但功夫却是一把好手,非但一身硬功强横至极,连身法却高出墨止太多,转瞬之间,便奔得只剩两个细小的黑点,径直便上了西山山道。

  孟雪晴望着他两人背影,心中倒有几分不忍,说道“墨大哥,夜黑风高,他二人便为了你我一句玩笑话要攀登高峰,只怕也太过危险。”

  墨止却笑了笑,说道“这两个人看着莽直,但皆是外家功夫的高手,如此之高的武艺,却是非不分,夏侯翀教他们打人便打人,若是我今天被他俩一拳当熊罴打死,他俩也不会有什么歉疚之情,让他们两个爬爬山,我倒觉得还少收了他们学费,你只想想,这般模样的嫦娥玉兔,怕是连天界仙人看了,也要重新盘算盘算飞升的代价啦。”

  孟雪晴被他说得又是一声轻笑,这一番虽是突发事急,却也将心中哀痛冲淡不少,再望向那孤月犀峰,早已黯淡无光,孟雪晴看了看天色,说道“天幕深紫,浓云北来,想必是谷中风季要到啦,我还不曾见过这般浓厚的云层,我们早早回去吧。”

  墨止点了点头,两人便返身而走,其实庄园距离孤月犀峰距离不近,只是两人来时,心中期许,反倒觉得路途短了许多,这一回还,才发觉山道竟如此绵长,两个人走了莫约半个时辰,还未走回庄子,此刻忽然听到“乒乓”两声闷响,紧接着又是两声沉沉的痛呼,从左首密林之中竟被人扔出两副身躯。

  这两人来得极快,摔得极重,在雪地上骨碌了好几圈才停住,墨止与孟雪晴打眼一看,各自惊诧,原来地上横着惨叫的,正是方才还神完气足好似金刚一般的童家兄弟。

  7017k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