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北行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沈沐川冷冷一哼,说道“阁下今日孤身闯荡至此,绝非是纯然与我较量吧?”

  黑衣人面容隐没于寒玉之下,而那寒玉雕琢古朴,只留双眸外露,此刻听沈沐川一番言语,眼眸之中亦颇见欣然,侃侃而道“你不愿入我启暝宗,实在是太过可惜,以你功夫才智,必定可在我手下大有作为。”

  沈沐川生平最喜旁人夸耀,此刻听了倒也咧嘴一笑,说道“你倒是过誉了,我老沈被你说得这般能耐,但你来到此处,目标却并非是我。”

  黑衣人目光朝着马车一旁的墨止淡淡凝望,负手于背,周身气息流淌,衣袂飘扬,若非此刻浑身杀意凛然,这般体态风骨,旁人看来,倒真似世外高人一般“那个孩子是我志在必得之物,只不过如今我倒也不愿他死。”

  沈沐川眉头一皱,说道“你这话说得古怪,究竟有什么所图?”

  黑衣人冷然一笑,身躯骤然急退,转瞬之间人影已飘落在数十丈之外,轻功之高绝即便是墨止骤然观望,都不禁一惊,只听得此人话语再度传来,已是缥缈回荡,想来早已奔出极远“墨止,你若侥幸不死,便来寻我报仇。”

  墨止定定地望着远方,心中想到“我与这黑衣人相见数面,屡次见时,我皆自觉功夫再上一层,可如今看来,无论是比之沐川叔,还是与这黑衣人,倒好似原地踏步,不进反退一般,似是这等进境,着实不知何年何月可寻到此人,报父母血仇!”

  他每每思忖至此,心绪便猛然一乱,进而牵动体内伤势大作,但今日眼见仇敌亲口承认下这血债深恨,心中反倒未曾掀起几许波澜。

  我得活下去。

  我要活下去。

  沈沐川凝望着那道身影,许久过后,才深深长叹,一言不发,返身而来,说道“我已与此人交手两次,皆处下风,这人功力之强,只怕连辜御清师兄也未必能胜他,不知他这启暝宗究竟是什么底细,但这人行事诡秘,只怕背后仍有筹谋,不可小觑。”

  宗正卿说道“若是连辜御清师叔亦不可胜,想来江湖之中再无旁人可比此人,然而近些年来,何曾听说江湖中出了这等绝世高手?还成立了宗门帮派?”

  沈沐川摇了摇头,说道“此地不宜久留,这家伙手下高手不少,谁知道过些时候会不会突起发难。”

  他一语方毕,便走上前拍了拍墨止肩头,低声说道“小子,无论那人图谋为何,但至少最后一句说得不无道理,报仇也好,行侠也罢,你当下所求,便是要先活下去。”

  墨止点了点头,说道“沐川叔,我明白,我体内伤势错综复杂,虽是劫难,亦是机缘,若得一朝,可融为一炉,收归一统,未必不可与那黑衣人争锋。”

  沈沐川听了却忽然眼前一亮,笑道“好小子,你倒想到了这一层,我原本担心你惧怕伤势而气沮心灰,如今看来反倒是我杞人忧天了,好好好,不愧是我老沈的徒弟!”

  墨止笑道“这并非是我想到的,是两张嘴前辈说的。”

  二人一边朝着马车走去,沈沐川一边笑着问道“两张嘴?这世间还有这般奇怪的名字?又是你小子从哪编排出来的吧。”

  墨止与他并肩而行,沐浴夕阳暖光,笑着说道“可不是,我这几日梦到一个有趣的地方,那地方有两个老爷子,一个叫‘两张嘴’,一个叫‘两人余’”

  随着马车缓缓而行,伴着余晖远去,一道黑黢黢的身影冷冷地立于高出怪石之上,注视着马车动向。

  空中传来一声飞鹰啼鸣,好似一柄弯刀划过耳膜。

  “宗主。”

  束羽缓缓走到黑衣人身后,深深拱手行礼,其意甚为谦卑,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卷羊皮,端端谨谨地呈递上来“宗主实是不需为了那个墨止亲自追踪至此,属下数月之前,在卢龙关外,便已获得墨止亲手默写的无厌诀总纲心法,今日特地呈献宗主阅览。”

  “束羽令主倒真是雷厉风行,数月之前便已拿下了这心法纲要,居然此刻才呈给宗主啊。”

  束羽脸色一凛,望着一旁的鱼向晚,冷冷说道“宗主向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寻访数月,才觅得宗主行踪,便快马加鞭将心法呈递上来,哪里比得上鱼大庄主,偌大一个暗云庄,号称高手如云,更得了无厌诀中‘化魂’相佐,却被墨止轻轻巧巧地逃了出来,倒真是难为你了!”

  鱼向晚脸上肌肉猛然一阵滚动,似是被他戳中痛楚,但他心绪沉稳,毕竟不乱,只是淡然笑道“我自是宗主麾下最为无能之辈,但偏就一点忠心可鉴,束羽盟主麾下尽是飞禽之属,要联络宗主岂不甚易?你却寻了数月,保管这名动天下的心法口诀不肯交出,谁知你心中打算。”

  束羽冷冷说道“我一心所求的,皆是启暝宗之将来,这心法除却宗主之外,旁人皆配不上修习,我又岂敢翻阅?你以小人之心度我,莫非早有加害污蔑之意?”

  鱼向晚听罢,踏前一步,道“束羽盟主言重了,你如今手握天下心法之最,我岂敢得罪于你?”

  束羽猛然抬头,喝道“鱼庄主看来对我敬献心法甚是不满,可敢与我较量么!”

  鱼向晚冷笑说道“启暝宗四大令主向来只见过面,不曾探知身手,在下亦有切磋之心!”

  “放肆!”

  只听得那黑衣人开口一声暴喝,虽面带寒玉,但话语却好似龙吟虎啸一般震慑透体,二人闻听,连忙各自俯身,不敢多言。

  “我召集尔等,奉天伐罪,赏善罚恶,如今世道昏默,正魔两道,皆是宵小当道,我创立启暝宗之意,你们可曾知晓?”

  束羽拱手说道“宗主曾有谕令,正魔不分,昏默难纠,只得一力斩破世间正魔两道,启暝破障,故曰启暝宗。”

  黑衣人点了点头,将那羊皮卷轴握于手中,沉然说道“自我得无厌诀下两卷功法之后,已历数年光景,却不曾想,这总纲心诀却在墨止手中,今日一得此总纲,圆满融通,你们几人我便各传一路无厌诀中的功夫,足以教你们武艺再登新境。”

  二人闻言,各生喜色,连忙俯身称谢。

  黑衣人回身望向马车消失之处,淡淡说道“可如今对我而言,那少年反倒比眼下这总纲心法,更让我感兴趣。”

  束羽皱了皱眉,说道“那个墨止,曾在西北边境卢龙关外,以这无厌诀总纲为价码,与我谈判,我舍了门下一个堂主性命,又为他策动血鸦,袭击北桓军营,他方才为我默写了这满篇纲要,这小子虽初涉江湖,但却深谙人心所求,好在他身受重伤,命不久矣,宗主倒不必过于担忧。”

  鱼向晚也略略点头,说道“墨止此人,若是寿数有若常人,日后必定大有可为,此人武艺如今虽算不得精湛,但博取众家,临阵机变百出,极是不易对付,但他自暗云庄中离去之时,我便已瞧出,他内息全摧,余日无多。”

  黑衣人说道“你们只看出其一,却看不出其二,墨止这等奇伤,遍观过往,可曾有之?”

  二人略略思忖,齐声说道“不曾有。”

  黑衣人问道“可为何不曾有?莫非此前千百年间,竟无一人想要广涉多家,学个三家内功?须知贪多务得之人,向来不缺。”

  二人被他这一问,倒也一时思索不出回答。

  7017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