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黑白

2022/9/11 15:27:09 作者:青田共羽
           偌大石台,临风山巅,四下里黑松闻香,青石乍凉,一道蜿蜒溪水将这石台划做两半,北首一间黑竹静室,南首一间白竹静室,静悄悄地相对而立,而那独坐崖边的老者,此刻抖了抖浑身灰尘,纵跃似鹤,十几丈的距离,竟一步而至,轻轻巧巧地站定墨止身前。

  墨止打量着眼前老者,只见此人身材甚高,所穿一袭宽宽大大的黑袍,露出胸口几寸粗粗拉拉的皮肤,顶着一头散乱长发,须发皆是乌黑油亮,看不出真切年纪,眉目清秀灵动,便似少年郎一般,只是囿于年纪,脸上多了些斑点,他甩了甩衣袖,哈哈笑道“小子,你能到这里,还真是少见呐。”

  墨止一撇嘴,笑道“这有何难,不过是些山路罢了。”

  老者负手回身,单一旋身之际,竟惹得一阵疾风四散,吹得墨止胸口一窒,璇玑穴猛然受力,璇玑穴本是自闲心诀运功起处,此番忽然中了这风力一荡,竟胸口一阵憋闷,他心知眼前老者转身荡风亦有这般威势,力道必定是收放自如,冲虚无量的境界,不由得心中一凛。

  而那老者却回眼瞧了瞧他,淡淡说道“我说的可不是你能翻山越岭来到此处,我说的是你这际遇,也罢,先陪着老夫喝上几杯清茶也罢。”

  老者袍袖一拂,端端正正地便撩在墨止背心,墨止只觉周身环绕一股无名的绵柔劲力,整个人竟提不起半分内力抗衡,仿佛浑身气脉在此一瞬尽皆被这老者拿捏为己用一般,不由自主地挪动双腿,便随着老者朝前走去。

  二人来到石台正中的一缕清溪之前,正有一副木案桌椅,架在溪水之上,墨止一望这条木案,红润油亮,暗生黑光,木纹好似蟠龙腾蛇,夭骄翻转,这等品质,即便是他自幼见了父辈走镖托运诸般贵重器用,也不曾得见这般精美之物,不由得说道“这条案几当有百年光阴了吧。”

  老者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径自坐在北首,示意墨止坐下,自顾自地斟下两杯茶水,说道“喝杯热茶,我们这地方,寻常不得外客,故而只备了两盏杯,你若不嫌弃,便用这一副吧。”

  墨止一见这器具也甚是古怪,寻常人饮茶,或取砂壶,或取铁壶,但眼前这茶壶茶杯却半黑半白,非砂非石,非金非玉,丝毫看不出质地,而两盏杯子,亦是一副全黑,一副全白,此刻推在自己面前的,便是那副纯然白色的杯盏。

  墨止将这茶杯取在手心,杯中茶水清澈好似琥珀,一股清幽香气沁人心脾,他平生不好茶酒,故而这般甘美茶香,在他闻来,也并无异样,正端详间,老者却道“我这茶水珍贵得很,你若不喝,便莫要糟蹋。”

  墨止笑道“晚辈岂敢,只是晚辈不懂茶香,只怕牛饮反倒耽误了翘英一盏。”

  老者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你这娃娃,倒是有趣,可是怕我老头子在这茶水中下了毒要害你?”

  墨止闻言,摇了摇头,道“我又有何可惧?不过是一盏清茶而已,便是有毒,我也不惧。”

  老者点点头,说道“说的也是,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墨止忽然听到这等说法,心绪不由得猛然一沉,双眸中顿失神采,老者凑近了看看他,说道“想不到你看着无拘无束,无赖无畏,却也真的怕死。”

  墨止苦笑一声,道“人活一世,又有几人不畏死?我平日里不言生死,非是不惧,而是太惧,我一条性命牵挂了太多人心血,我时常思忖着,若我死去,人世间再无我这人,对这世间实是丝毫无损,但对于我心心念念之人,和心心念念着我的人,却是大为哀痛,若非如此,死又有几分惧哉?”

  黑衣老者听罢,点了点头,喟然叹道“这倒是的,人活一世究其本质,属实无趣得紧,唯独是这牵挂人心,始终难忘,你能将‘活着’与‘为何而活’分得清楚,倒也难为你。”

  墨止忽然一笑,将那清茶一饮而尽。

  “死生一度谁无恐,爱恨两般自有分。”

  墨止回首望去,却见那白竹静室之中,缓步又走出一名老者,而这老者却是一袭白袍轻衫,须发尽皆好似银丝鹤缕,双眼纯净好似泉水伶仃,端的上是一副鹤发童颜的模样,方才诗句,便是这白衣老者所发。

  “老夫小睡半日,不想来了贵客。”

  白衣老者随手取了一只青石石础,腕力一绷,那石础竟轻飘飘地落在墨止身侧,不发半分声响,白衣老者慢悠悠地走来,信步过溪,端坐一旁。

  “两张嘴,你可越界啦。”黑衣老者突然叫道,“溪水南边才是你的地盘,你不是说此生绝不过来的吗?”

  白衣老者回嘴说道“岂不闻‘观透人间世事空,得失本来同,动静何劳问吉凶?’,你我枯守此地多久了,怎的还参不透这许多玄妙?也难怪心有芥蒂,你这两人余,始终拖我后腿。”

  墨止听他两人说话有趣,黑衣老者喊那白衣老者叫做“两张嘴”,白衣老者又喊那黑衣老者“两人余”,只怕世间再无旁人有这般奇怪的名号了,他观在眼中,不由得轻声笑出了声。

  “你看看,这小子笑话咱们两个老家伙呐!”

  黑衣老者夺过茶杯一饮而尽,但二人虽斗嘴争吵好似顽童,但却丝毫不见恼意,想来是相伴日久,早就习惯了彼此吵闹。

  墨止连忙说道“我可不是笑话你们,只是瞧见两位前辈,心中羡慕罢了。”

  白衣老者望了望墨止,问道“小子,你师傅是谁?”

  墨止被他问得一愣,一时之间倒也无从回答,正踌躇着,那白衣老者又道“我是问,你在御玄宗之中,是谁传你功夫,旁的两门功夫我可没心思询问。”

  墨止略略思忖,便道“我在宗门之中,是玄岳峰的雍少余师傅传我夕霞神功。”

  白衣老者托着脑袋,思索了好一会,这才说道“有些印象,是那个孩子,当初可看不出他如今竟成了一峰首座啦。”黑衣老者在一旁讪笑道“你们那古怪宗门,看人总带着各种偏见,说什么练武练德,端心自持,要我说,多好的苗子,都要被你们那宗门毁了。”

  白衣老者横了他一眼,却竟不反驳,只是独自叹道“当年话说得有失偏颇,只怕日后反陷住了后人,当初那个姓沈的小子倒有些破阵之势,可惜,可惜喽。”

  墨止听眼前二人好似洞察世事,自己一言不发,也不曾施展功夫,这两人竟看得出自家师传,更明了自己体内仍有两家内功,早已心生敬佩,此刻又听得提及一个姓沈的小子,心中更是大起好奇,不禁问道“二位所说的姓沈的小子”

  黑衣老者眉眼中带着笑意,说道“自然是你另一个师傅啦,那个小子倒真是个好样的,不囿于宗门之别,不执著正魔之念,只不过他对御玄宗执念也过于深重,迟早也要因此自陷心阵,世人种种,当真是难以观透万方呐。”

  墨止叹道“沐川叔他为人潇洒无拘,偏就是对当年破门出教之事总挂在心上,总觉得自己当初所为,对宗门不住,我虽不知他当初故旧全貌,但若有朝一日能助他破了这心结,也是好的。”

  白衣老者望了望眼前少年,颇有欣然神色,说道“你体内气息交错杂糅,命在旦夕,竟还念着旁人不成?”

  墨止说道此刻,倒也坦然“我这伤势,世间无人可治,说是需到寒叶谷中寻觅一纸医方,但我早已不念成功,每每心中执著于此,失望之时,便更是痛心,我既然生不所长,又何必自寻烦恼?”

  白衣老者点点头,说道“世事无常,岂有定数,你能寻到此处也是机缘,世人亿万之众,也只有你得此缘分,不过生死之事,还需全力争取才是。”

  墨止说道“这是自然,我虽不抱希望,但却不可颓然自丧,否则岂不是真的教替我悬心者大为失落?”

  黑衣老者笑道“这小子有趣,我垂云钓世这么多年,这小子还真是有趣,生死之际,洒脱之心,眷恋之心,果真是人心复杂。”

  墨止拱手问道“二位都是前辈高人,不知如何称呼?”

  白衣老者说道“你也听到了,我叫做两张嘴,他叫做两人余。”

  墨止皱了皱眉,心中想道“这世间岂有‘两’这个姓?只怕是两位前辈幽居世外多年,不愿再透露俗家姓名,这才取出两个乱讲的名号来。”

  黑衣老者再斟了一盏茶,忽然问道“小子,你对正道魔道,又有何看法?”

  墨止闻听“魔道”二字,却忽然想起当初西北狂沙之中,夔陵村举村东迁,遇上北桓追赶、血鸦临头,正是靠着孙青岩一举召集群魔,这才镇边护民,如今西北边境渐趋稳固,而与孙青岩却又不知何时可得再见,余生能否再得一遇,不由得忽然伤感。

  “晚辈以为,天下群武,原无正魔之分,反倒是将这武道划分正魔之人,才是真真儿的恶人。”

  7017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