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幻梦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哈哈哈哈哈哈”两人余抚须长笑,眼眸不自觉地瞟向一旁的白须两张嘴,神色大显奚落之意,“这个娃娃比当年的你可看得明白多啦。”

  两张嘴哼了一声,回嘴说道“你也莫笑,当年世事哪有如今这般复杂?正魔之分的观念若说真是由谁而起,自然也是你我共同所为!”

  墨止听他二人所说,可是越听越惊,暗暗心道“这两位前辈话语为何如此怪异?倒好似百年之前便已周游世间、洞悉世事一般,可若是如此,怎还如此意气斗嘴?”

  两人余眉眼一瞥,自顾自地笑道“小子,你也别乱猜,我们老兄弟两人只是独坐此地太久,人活得长了,过去的很多事情,便只剩下些许残影,我们偶尔斗一斗嘴,也是生怕连那些珍贵的回忆,一并忘却罢了。”

  他说到最后,却是暗暗蕴含着多年孤寂一般,可他语气却仍自若如常,好似这百载世间,于他二人而言,也不过一眼而已。

  “好孩子,”两张嘴随手从一旁枯藤之上削下一段枝节,握在手中,用作杯盏,也倒下一杯热茶,“你方才所说,天下群武,原无正魔之分,偏偏就是立下正魔分别之人才是大恶人,我听着很是有趣,你不妨多说一说。”

  墨止搔了搔头,思忖片刻,这才说道“二位前辈都是世外高人,对这世间事看得当比我更加细致,我只是数月之前,家逢大难,这才慢慢看了些人情险恶,世情冷薄,如今天下武林中人,无不自诩正道凛然,将当初魔道之人指摘为妖人,可我一路行来,造成我家中劫难的,正是那些所为的正道中人,而西北战乱,护民东迁,又是魔道众人出手相助,两相对比,这才唐突出言。”

  两人余听他一番话,双眼中却闪出一丝失望,说道“若是如此,只怕你所言,也太过狭窄,放眼天下,也未必全然如你所说。”

  墨止摇头说道“非也,这固然只是我一人经历,但向来人言‘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如今正道武林并非只是四字名号,更成了一个绝对无错的护身符,但凡武人可跻身这四字庇佑之下,倒好似有了护体金身一般,行止无论善恶,便有了绝对的理由,杀了人便是替天行道,那被杀之人丢了性命,少不得还要被套上‘恶人’二字的身后名,晚辈以为,所为正道二字,乃是防君子而不防小人的名号,正人君子持器纵横,自然配得上这正道之名,可又哪有正人君子会执著于此?反倒是如今的宵小奸宄,日日争吵于此,为的不过是给自家歹事,套个万全的名头罢了。”

  他话语方毕,两位老者一时之间竟无人出声。

  半晌过后,两张嘴才长叹一声,说道“好孩子,若非你还有事情未了,还真是希望你能留在此地多和我们畅谈个几日。”

  两人余一脸幸灾乐祸,笑道“怎的?看到后辈远超当年的自己现在眼红了?”

  两张嘴一时之间,脸色竟然一红,说道“是了是了,江湖辈有人才出,我确实老了,当年境遇虽广,思维却远不及墨止,正魔之别的症结所在,便是他方才所说。”

  两人余问道“亦如?”

  两张嘴瞪了他一眼,说道“亦如您当年所说,可满意了?”

  “满意满意,如何能不满意,吕大哦不,两张大嘴先生这般说,我自然欣然承受啦。”

  他看着极是兴奋,又倒了一杯茶水仰头饮下,一边痛饮,一边顺手一甩,从袍袖间挥出一粒圆滚滚的事物,直朝着墨止面门打了去。

  墨止看他袍袖招展,那颗事物来得甚急,连忙仰身趋避,可那圆粒来得虽快,却在半空之中由快迅速放缓,及至墨止面门处,竟好似陡然间丧失了全部动力,顿止下落,轻飘飘地落到了墨止掌心之中。

  “前辈,这是”

  两人余放下杯盏,说道“你体内旧伤,放在千百年间,都是不曾得见的伤势,但也是你的机缘,我们二人枯守荒山,也解不得你这古怪伤势,可若说天下间还有一处神迹有些希望能救你,那便是极北之境,你此去数千里之遥,以你现下的伤势,舟车劳顿,到不了一半路途你便死了,这粒丹药你且留着,回头找个时间服下,尽解伤势是不能了,但多许你数月之期,倒是可行。”

  两张嘴继续说道“你身上的伤,虽是千古不见,是个劫难,却也是机缘,常言道因果相续,吉凶莫问。你体内三家玄功无一不是创榛辟莽的绝世功夫,如今虽乱作一团,彼此难容,但若你真的得了天地造化,机缘通天,有朝一日可将这三者汇聚一炉,收归己用,到时你究竟可达到何等境界,便是我等二人也好奇想要一见。”

  墨止望着掌心这颗药丸,细小橙黄,好似小米一般,他拱手道“萍水相逢,多谢两位前辈怜念。”

  两人余眉头一皱,说道“这孩子活得还是不通透,你既然看破了正魔之别,又何须与我二人讲这些虚繁礼节?我们二人愿意帮你便帮了,有什么可谢?”

  他忽然凑近墨止身前,笑道“好小子,伸出你双手给我看。”

  墨止不知他所图为何,但此刻他对眼前二人极是信任,想也不想便将双手伸了出去,两人余一对眸子漆黑如夜,打量了片刻,低声说道“七十二路摘星手,是不是?”

  墨止被他说得又是一惊,说道“前辈,你”

  两人余说道“你也莫要怕,魔道十四凶星,自当初魔道创立,便已定下了位份,‘青辰星使’也并非是某一个人独有之名,乃是百年来一脉相传,也从未说过不可传与旁人,只是当今的青辰星使想必对你颇为倚重,否则也不会将这等暗器手法真传尽数给了你。”

  墨止看着眼前老者,忽然问道“两位前辈,可是正魔两道之中的前辈?”

  两人余忽然笑着将袍袖一展,说道“什么正魔前辈,你也说了,世间本不该有什么正魔之分,我们两个嘛,不过是住在荒山旷野中的两个老头子罢了。”

  两人余把衣衫抖了抖,四处寻摸片刻,绕着石台左右寻觅,终于从边缘处执起一枚石块,笑道“来来来,小子,我且问你,摘星手为何要叫做摘星手?”

  墨止被他问得倒是一愣,此前他只知孙青岩传自己这门手法便叫做这个名号,从未言及为何取了这般名字,犹豫片刻,才道“晚辈这却是不知,但我曾见青岩叔施展,灿若流星,似是将星辰摘在手中一般,繁复细密,可是这般因由?”

  两人余笑道“若是那叫做青岩的到了这般境界,倒也难为他,所为摘星手,乍看之下,其难处在于一个‘星’字,而实则难处,在于一个‘摘’字,初时练就,忙中出手,算不得摘星,到了高超境界,不是‘摘星’,而是遍观星汉,使练出来似是天华倒卷,那便是你所说的那人如今境界,可这般境界,却也非最高,到了至高境界嘛”

  两人余单脚一踏,地面轻震,竟腾起不下数百颗数字,悬浮半空,便即下坠,两人余身如飞絮,缥缈如星,遍见四周,先取左首三石,分打三处点位,再取右首四石,分打四处点位,七处点位连绵不同,各自受了青石一击,反弹开去,各自循环,竟一时之间飞石相连,化作一片星斗一般的阵法,七块石子弹射迸跃,只不多时,两人余探手一拿,又是一块石子打了去,七石霎时间再生变化,四下里一阵噼啪作响,一时间竟击溃顽石枯藤十几处,且七处连绵,化作一体,墨止从未见过这般暗器手法,一时之间竟看得目瞪口呆。

  “至高境界,则是真正的摘星,所为摘星,并非将漫天银河都要取诸在手,而是周身游历,要取便取,要拿便拿,全在你一手所握,攻打点位更是连绵相续,循环往复,从来星道循环,不就是这般么?”两人余微笑着述说片刻,轻飘飘地便翻身回到了清晰之畔,继续笑饮清茶。

  墨止望着七处点位,方才不见两人余如何发力,然而青石之上所得三处,枯藤之上连打四处,处处均深浅相同,拿捏得无不恰到好处,想来这摘星手的功夫到了两人余的手上,竟比孙青岩更进了不知多少。

  “小子,也莫要灰心,如今我给你见了天地,要成就我这般功夫,可就是你未来的苦功喽,当然啦,你得先努力活到未来,才行。”

  两人余的声音隔空传来,方才不过数丈之间的距离,此刻听来,却忽然甚是遥远,墨止猛然回头望去,却见身后早已浓雾弥漫,目不可见,忽而脚下一空,整座石台竟都化作虚无,整个人顿时凭临高空,骤然下坠,身下万丈深谷,此刻白云缥缈,竟化作了自己葬身之地!

  “啊!”

  墨止猛然坐起,却身处马车之上,一旁的孟雪晴美目含哀,正凝望着自己。

  7017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