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山居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墨止双眼缓缓睁开,眼前山色空灵,水气氤氲,吹拂在面庞之上,甚是舒爽怯意。

  他长呼一口气,只觉得浑身经络之间行气倍为灵动,气脉畅通无阻,此前种种痛楚憋闷早已无影无踪,自西北一行之后,这般舒适无碍的身躯,他已许久不曾感受到了,此刻单单只是无病无痛,便已让他恍若置身仙境云端一般难以自拔,四肢百骸之间更是说不出的绵软舒适,突如其来的舒适带来的是一股更加强大的疲惫感,他的意识忽而模糊,忽而清醒,半梦半醒之间,忽然听得远方传来一声清幽远扬的一声轻响,似是金针触地,又似是剑刃龙吟,这般渺小幽远,又是这般清晰可闻。

  他猛地坐起身来,却见周身草庐俱在,但早已看不到半个人影,他试着张口呼喊,但话语空荡荡地传在山间,更哪有一人回应?

  墨止欢快地一跃跳下床榻,活动了几下四肢,这才惊觉,原来身体此刻力道充盈雄厚,臂腿间更是仿佛蕴含着一股新生一般的力量,他回身望向床榻,却见这柔软舒适的床榻上,搁置的却并非寻常木枕,而是一块山间青石,这块石头也不知是经历山泉几经打磨,竟是四角圆润无棱,说是自然之物,却又好似多了几分匠气,可若说是人为之物,石身上遍生青苔,甚有古拙之相,又非是匠人所制。

  正自疑惑之间,身后苍翠山间,又传来一阵细密幽远的轻轻鸣响。

  叮,叮,叮。

  墨止循声出屋,他数日间昏迷不醒,也不知时间日月,只看着眼前连绵群山,半边青翠宛若美玉一般,半边赤红好似火燎相近,竟是夏秋之交,成就了这等不凡景致,而山间云雾渐起渐浓,则更是如同山水留白一般,令人遐思神飞,墨止置身山间长云中,深深呼吸,感受着不存病痛的躯体,心中喜悦欢乐,实是难以言表。

  他循着山道一路朝东首山峰行去,初时行走,山间仍是绿树浓阴,知了嗡鸣,随着山道绵延,树冠由青化赤,脚下落叶渐厚,好似一面簌簌作响的地毯,踩踏上去,脆响悦耳,墨止此刻观及天地,尽是生机盎然,看景赏景,皆各有乐趣。

  “从来人皆道时至秋日,万物凋敝,今日看来,方才夏末景致虽生机勃勃,但绿叶渐趋终了,蝉鸣一季便即不存,虽存下生机,却是生而末端,反倒是这秋日悲欢,更有一番意趣,生生死死,观之盎然,实则将终,确实不可以外貌论断。”

  墨止站在山壁之前,默默说道,而眼前一面山壁,甚是高挑雄伟,也不知在此屹立了多少时光,此刻周身秋日流金,这面山壁上也爬满了紫红色的藤蔓,好似蛛丝络壁,血管一般遍布其上。

  叮。

  又是一声淡淡轻响,这一次却是从墨止头顶传来,他连忙抬头仰望,却见半空中竟悬着一枚笔直的金针,这金针长不过四五寸,说粗不粗,说细不细,被一根鱼线拴住尾端,静静悬在头顶,而那鱼线另一头,好似直通天际一般,探入头顶云雾之间,再不可观瞧。

  墨止瞧着一根金针悬空,不禁笑道“这却有趣,我曾听闻当年太公望曾端坐渭水之滨,直钩垂钓,但当年也算得水边伸杆,而这鱼线金针却是沿着山壁悬空下来,莫非天上仙人也垂钓世间万物不成?”

  他看着那金针鱼线,甚觉有趣,他本就喜好玩闹,这一番心中戏谑之心大起,随手便在那金针上轻轻一扯,而那金针略略下沉,旋即立时稳住,便好似云端有人见鱼竿轻颤,立时握紧戒备一般。

  墨止看得有趣,便朝着云雾喊道“直钩钓世,所求为何呀?”

  却见头顶云雾翻滚,半晌也无半分回应,墨止站在原地等了许久,心情从初时好奇,到此刻略觉尴尬,不由得暗暗说道“想来是这世间纵有仙家,又岂会搭理我呢?他自钓他的世间万物,我自为我世间一粟,谁知未来我会不会也持竿观世呢?”

  他一念及此,心中反而忽然澄明,便笑了几声,返身便要离去,可方才转身,却忽然感觉衣领被外力一遏,整个人虽抬腿,却难进半步,回头一望,原来是那金针不知何时将衣领缠住,他料想那金针笔直无钩,纵使缠住,也当极易摆脱,但他左右闪了许久,那金针却始终死死缠绕脖颈处衣物,虽无曲无钩,却挣脱不得半分。

  墨止“啧”了一声,朝着云间喊道“堂堂世外高人,如何欺辱我这俗世小子?”

  这一番却听得云雾缓缓挪移,好似静水煮沸,从远远山巅,传来一阵苍老笑声“这小子,方才还说我是仙家,此刻倒成了世外高人,这一里一外,老夫还降格了不成?”

  墨止听闻此人话语带着回音,却四下里皆可闻之,处处不见话语传而不至,这等功夫内力,已是自己前所未见,可他听得对方话语间笑意浓浓,倒也不怕生,反而扯着嗓子喊道“哪有仙人还作弄世人的?再说了,当仙人又有几分好?不如世间之人,我说你是高人,可是抬举前辈啦!”

  那声音听了,顿了半晌,忽而大笑起来“好小子,有趣有趣,老夫在此居住了许久,还是头一次听闻这般想法,你何不上至山巅,咱们聊聊可好?”

  墨止瞅了瞅四下山道,再回首时,身后来时道路竟已被层层林荫红枫遮掩住,而眼前山壁一旁,却仍有一条陡峭山道,墨止打眼望去,山路再往前行,只剩一面紧贴山壁,而另一面则空悬万仞之巅,比之那葬剑崖山路更添了几分险要。

  “这也太险了。”

  云端老者又是一笑,只不过这次笑意间,却多了几分讥讽“你从来兵行险着,这一次倒怕了一条狭窄山路不成?”

  墨止说道“哼,我有何惧,你且等着!”

  说罢,便步步捋着山路攀岩而上,奇的是他方才一只脚踏在路上,方才山间日光和暖,竟是在此刻全然消失无踪,天色迅速转而为暗,浓云如墨,狂风呼啸,吹动脚下万仞重云,好似一道旋涡一般,发出隆隆低吼,好似一只不知名的巨兽,开口待在山崖之下,就等着行险路之人一个行差踏错,便要被它吞噬入腹。

  “怕了,便回去吧!”

  老者的声音仍是悠扬自得,但却多了几分欣然瞩目之情。

  墨止冷笑一声,任凭狂风灌耳,浑身被吹拂得几欲散架,开口便喝道“墨小爷生来叛逆,只知道行路之难,却不知后退之难!”

  他话语虽说得硬气,但脚下每行一步,山道便更陡峭一分,狂风便更猛烈一分,连踏十几步出去,山势巍峨高耸,几如绝壁一般,身畔悬崖之底,更是咆哮大作,那滚滚阴云随着飓风托举,好似旋风一般拔地而起,此刻竟已与如同巨蛇般扭动着身躯,直连天地,巨大的风力好似要将墨止整个人吸摄而去。

  “这山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哪有这么高”

  墨止此刻呼喊不得,只能以身躯硬撼这天地之威,然而山路盘旋无垠,转过一个弯,便又到一个弯,曲曲折折看不到边际,墨止扶着一株枯松,浑身虽被风吹得冰冷难耐,但额上仍自冒出几缕汗水。

  “小子,这般艰难,何不撤手退去?”

  “何不撤手退去?”

  “似你父母一般。”

  墨止猛然抬头,他望着眼前道路,便如同那云端老者正在眼前一般,怒吼道“我父母身逢劫难,不曾后退,我亦不可退却!”

  这一回,老者没有回话,但一片天地惨淡之间,空中却有一根鱼线,捆着一根笔直金针,缓缓垂下。

  “独上高峰望八都,黑云散后月还孤。茫茫宇宙人无数,几个男儿是丈夫。”

  老者话语轻音,但却盖过漫天狂风呼啸,随着一诗而毕,天光大放,万里无云,眼前山路虽仍崎岖难行,却可得见再过一弯,隐隐透出一派山气清佳,日头潋滟之所。

  墨止纵身而去,这才得见,眼前已至山巅,竟是一处偌大石台,其间黑松青石环绕,山泉叮咚穿行,仙鹤飞鸣,野兔成团,甚是可爱,墨止正欲近前,忽而抬头得见,这山门之畔,立着一块奇形怪状黑色山石,上面镌刻着四个大字。

  铁石心居。

  而这一块石台之上,静悄悄地立着两间屋舍,其中一间立在北头,取黑竹而建,另一件立在南头,去白竹而建,两间屋舍相对而立,颜色各异,便好似存心与对方相对立一般,墨止想到方才那老者话语,倒也坦然,低声自语道“想必这世外高人自己待得无聊,整日里便想着与旁人斗嘴斗气。”

  “放屁!这小子,早知道要你掉下山崖,摔死算了!”

  墨止听得那老者话语传来,不由得抬眼望去,却见一人,身着一身漆黑长袍,自山崖边爬将起来,一路小跑来到身前。

  7017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