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邀请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日出光华,山气清佳。

  墨止从房门中走了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山风微凉,水气氤氲,山间郁郁苍苍微闻鸟语,正是一派清新山景,他自当夜受伤后,被孟雪晴接来此处草庐,粗略算来又过了数日之久,时至晚夏,不过数日之间,便已下过了数场山雨,每次雨过,气温便又凉下不少,到了如今,每日清晨都须得披衣起行,才不致染上风寒。

  这间草庐本是孟雪晴与剑北原约定走散后相聚之所,搭建虽是仓促,却一应俱全,只一间草庐,却隔出许多小间,墨止这几日所居的,便是最靠东首的隔间,数日之间,他肩伤修养复原甚是奇速,所仰赖的正是孟雪晴日日精心照料。

  他试着挥动了一下手臂,肩伤几乎已感受不到疼痛,他也不曾想到,这般洞穿的伤口,竟能在数日之间修复如初,即便是御玄宗的外敷药物,只怕也无此神效。

  正自思索之时,空气中传来一阵甜香,这股气息混合着山间独有的清佳气息,再加上弄弄稻香,单是闻来,便已是令人心情舒畅,食指大动,果然,孟雪晴端着几个碗碟,从屋后缓缓地走了出来。

  少女曼妙身姿走得甚是小心,对手中餐盘甚是精心,生怕洒出半点汤水,墨止看了,连忙笑着伸手,将餐盘接在手中,说道“孟姑娘,我肩伤已然痊愈,这些事情交给我来做不成问题的。”

  孟雪晴抬头灿烂一笑,好似春桃盛放一般“墨大哥你肩伤虽好得快,可你却还有大伤未愈,此刻还是多加休息为好。”

  二人将餐盘置于桌上,孟雪晴忙碌一早,所得粥羹两碗,青菜两碟,看着平平无奇,但味道清新,尝在口中山笋鲜嫩,粥羹温润,墨止将一大碗粥羹一股脑喝了个干净,笑道“孟姑娘千金之躯,没想到厨艺也这么精湛。”

  孟雪晴微微一笑,说道“墨大哥客气了,不过是些寻常小菜,山间材料有限,若是日后有机会,雪晴再亲自给墨大哥下厨。”

  墨止笑着打趣道“这可使不得,若是被你那心上人知道,我可就惹祸啦!”

  孟雪晴脸色一红,气道“墨大哥,你再拿我打趣,我可生气啦。”

  墨止哈哈一笑,这几日来,越是相处,越发觉孟雪晴虽是江湖名门千金,可却全无架子,性子更是淳朴可爱,十分平和,墨止便也渐渐将她看做小妹看待,几日来没少教给她如何与心上人相处之道,其实他自己也并无过多感情经历,可偏偏越是这般不知情事之人,言说起来,便越是头头是道,但每次墨止谈及此事,孟雪晴都脸色大红,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却也颇另墨止不知为何。

  二人谈笑半晌,墨止望了望屋外,淡淡说道“不过话说回来,剑北原前辈当日与那个黑衣人斗到他处,至今也有数日过去了,他为何还不来此与我们汇合?”

  孟雪晴谈及此事,也霎时间显出愁色,说道“剑长老为人放诞,行为倒和顽童有些相似,或许是赌斗过后,遇到了什么趣事,一时忘了时间吧?”

  墨止回想起当夜情形,剑北原功力之高,远胜于那三个黑衣人,可随后赶来一人,戴着寒玉面具,功力却比之旁人更为高超,只看了寥寥数招交错,二人已是不分轩轾,墨止闭目深思,隐约感觉那玉面人呼号之声,和当初金阙峰上所见的黑衣人十分相似。

  “若是那个黑衣人亲临,便不易对付了”

  孟雪晴见墨止忽然剑眉深蹙,脸上十分紧张,不由得也心中惊疑,连忙问道“墨大哥,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墨止心中略作打算,可面容之上却并不再显露什么情绪,反而微笑道“并没有什么大事,或许剑北原前辈被其他事牵绊住了,也未可知。”

  二人收拾停当,正闲谈饮茶,墨止肩伤初愈,可体内内伤却始终存留,不知终期何期,好在他性子中自带七分洒脱,虽不知何日便死,但本着度过一日是一日的念头,反少了诸多烦恼,二人正相谈正欢,忽而门外想起一声晏晏笑语。

  “敢问孟雪晴女侠、墨止少侠可在此地?暗云庄门下特来拜请。”

  二人面色一僵,各自在脑海中迅速搜寻,却都无这暗云庄的名号,孟雪晴一时之间没了主意,墨止却是哈哈一笑,顺手将孟雪晴白玉般的手一把执起,揽在怀中,笑呵呵地朝门口走去,孟雪晴忽然被他发力拉在怀中,她自幼居于寒叶谷中,除了父亲孟元秋、门中两位长老以及师兄宗正卿之外,从未再与外人有过交集,此刻恍惚间倒在墨止怀中,只觉一股少年郎独有的体温热气,裹挟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炽烈气息,一股脑涌入鼻腔,霎时间心旌摇动,脸色又是一片绯红,一时之间似要起身,却浑身绵软无力,反依偎在墨止怀中,手脚酥软,动弹不得。

  墨止走到门前,却见门外站着一个身着锦缎短衫的男子,此人生就寻常身量,头戴罗帽,留着八字胡,看着倒有几分像是城中掌柜一般,可此人见了墨止,却是满脸堆笑,恭恭敬敬地深拜下去,口中说道“二位金玉良缘,真是一对璧人,小的是暗云庄管家洪千秋,恭请二位到庄上一聚,我家主人钦佩已久啦!”

  墨止听罢,装着一脸憨笑,呵呵说道“这位官人,可是认错了人,我是这山间樵夫,这位便是拙荆,可不是什么少侠女侠,官人若是要找什么侠客,前几天倒是有几个高人在这边舞刀弄剑的,后来全都往北方去了,官人快快追赶,兴许还赶得及。”

  洪千秋听罢,仍是满脸笑意,说道“墨少侠这便是拿小人开心了,阁下在卢龙关外指挥调配,令成群飞鸦袭击北桓军营,从而挽救边关颓势,以身犯险,救下夔陵村百十口性命,这等感天动地的伟业,莫非还要让给旁人不成?”

  墨止哈哈一笑,仍是搪塞而过,可怀中孟雪晴闻听,却是大惊,心中暗暗说道“想不到天下传闻的,那个挽救边关村民性命的御玄宗弟子,正是墨大哥。”

  洪千秋拱手笑道“我家庄主仰慕墨少侠事迹已久,这等事迹天下敬佩,若是再推脱,可便不似江湖儿女那般快人快语啦,”他眼波流转,望了望孟雪晴,继续说道,“我家庄主一直以来对寒叶谷也是敬仰万分,孟元秋谷主当年单人独剑力挫天劫老人,也是盖世英侠,如今孟女侠与墨少侠喜结良缘,当真是天大的喜事。”

  孟雪晴闻听,却不知为何,从心底生出一阵喜悦,本要开口反驳,却反怕一开口说出笑音,一时之间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反而没发出一语。

  墨止皱着眉望了望她,心中暗暗疑惑“这丫头的脸怎么跟煮熟的虾子似的?莫不是中了什么魔怔?”可他眼珠子一转,便随口说道“你若非说我是什么墨少侠,自也由得你,可我这草庐结在深山,你却又如何寻得?”

  洪千秋四下里望了望,口中仍不忘奉承“此地山青水碧,山花掠影,非得是墨少侠和孟女侠这般神仙眷侣才配居住的仙境山居,可在下既然能找来,自然有我的途经,在下方才也说了,我家庄主十分敬仰二位,自然对二位颇有关注。”

  孟雪晴听罢,轻轻地摇了摇头,暗暗说道“此地荒僻,只有我与剑长老知晓,外人绝无可能轻易找来。”

  墨止点了点头,说道“我家夫人说啦,今日我还要砍下几十斤柴火,预备着入秋之用,不教我跟你们去吃酒,再去吃酒,可要打我啦!不去不去,你且告诉你们庄主,就说我是山间懒汉,不可前往。”

  洪千秋拱手笑道“从来相聚相识,为的是一个朋友意气,江湖豪情,我家庄主是敬仰二位,方才拜请上庄,可既然二位不愿莅临,蔽庄自也不会用强,只是可惜二位难与诸多豪侠名士相交,甚是可惜,若二位执意不去,在下这便回禀我家庄主去了。”

  墨止笑着扬了扬手,说道“麻烦洪老板哦不,洪管家。”

  洪千秋微微点头,返身便走,只不过他才走出数步,忽然转身说道“二位若是在此等候剑北原前辈,那我奉劝二位还是随我同去,因为剑北原前辈此刻正在我家庄上做客。”

  孟雪晴听罢,心中骤然大惊,几乎张口叫了出来,但她话语未出,却见墨止眼光猛然横扫过来,霎时间眼锋锐利,好似叫她千万莫要出声,可墨止这般眼神不过转瞬之间便又换做一派嬉笑怒骂的模样,朝着洪千秋在此咧嘴笑道“不认识,这世上有这样的姓氏吗?”

  洪千秋微笑不语,但眼神之中已多了几分得色。

  果然,墨止耸了耸肩,说道“贵庄既然要我过去,可需得有些好酒肉管上。”

  洪千秋微微一笑,侧身让开道路,说道“墨少侠亲临,蔽庄蓬荜生辉,美酒美食,自然不会吝惜。”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