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青剑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孟雪晴听罢,连忙走上近前,细细端详着桌上剑痕,却见时日虽已过了许久,仍旧可见剑痕深刻,显然相争之人出手便不容情,但她自知功力远远不及剑北原那般独步武林,单是看这剑痕刻画,如何查看得出是哪一路剑法?

  “剑长老,你如何得知?”

  剑北原只略略查看片刻,便不再说话,双眼不经意间朝着墨止望了去,口中笑道“暂且不急,那个小子,你过来看看这剑痕,可看得出什么吗?”

  墨止近前观瞧,他入门习武时日虽短,可自下山直上西北以来,实战经验却积累许多,他目光中透着几分伶俐光泽,边看边道“的确是长剑挥洒而得,可剑法十分繁密,依稀可知少说是两到三人仗剑相斗,所刻画最深的剑痕,却并非剑法造诣最高之人,可却能划出这般深的痕迹,可见此人所执兵刃,甚是锋利,比旁人所执的要强上太多。”

  剑北原听罢,眼中露出几分赞许,说道“其后呢?”

  墨止耸了耸肩,笑道“依我看,要我在这里胡乱分析,不如将那两个店小二叫回来,问上一问不就全都清楚了?”

  孟雪晴一拍脑袋笑道“这方法最是简单,你不说,险些都要去凭着几道痕迹胡乱猜测啦。”

  可剑北原却忽然伸手将二人拦了下来,说道“要问随时可问,但老头子我现在偏偏要问一问你。”

  墨止与他认识不久,却已经知他性子甚是古怪,当下便知违拗不过,也只得沉下心思,仔仔细细地观瞧眼前桌面留痕,从来借痕观剑,都是武学中极高的法门所在,务须观瞧者精熟江湖多门剑法,方才得见其精髓所在,可墨止虽所知不多,却越看越是心惊。

  “这这最深的一路剑法,使的是御玄宗的‘凝光剑法’!”

  剑北原冷冷一笑。

  墨止当初误入忏过峰山洞之中,所见的便是洞中石刻所载御玄宗全数剑法精要,当日所见,便是被人以利器镌刻石壁之上,虽也得人形辅助,却疏漏简朴,多数仍需借着剑痕观瞧,故而自当初开始,墨止对于御玄宗剑法路数,即便只见其痕亦可推算其路数行招,当下一眼辨认,不由得大惊失色。

  孟雪晴见他神色,便知他全无虚言,心中也不由得一沉,连忙说道“这却又是为何,御玄宗与我寒叶谷同气连枝,皆是正道武林宗门,怎会同袍相争?”

  剑北原叫道“可还有其他有趣之事!”

  他话音未落,却见这高胖老头儿身子倒悬飞挂,单掌在桌面上一拍,也不知如何发力,这木桌竟被他一掌拍了个粉碎,然而木屑横飞之下,却见他手掌上仍旧黏着一块桌面残片,而这一块残片亦是一副手掌形状,只不过这手掌比之剑北原那宽厚大手却小了些许。

  “这是”

  剑北原将手上一块木桌残片取了下来,却见这块手掌形状的残木上竟被人以不知何等掌法,将自身掌廓都一齐印刻其上,原来这一掌当初发力便是自下而上倒托击打,正正轰在木桌底端,而今日剑北原以掌力自上而下轰击,力道雄沉,木桌自然抵受不得,可当初发掌之人功力亦极深湛,这一正一反两股力道对冲之下,这一块残片反倒得以保存下来。

  剑北原说道“这一掌的力道可不简单,掌力如此沉重,连这手掌样貌都印在上面,可木桌却未曾破损,如此收放自如的地步,老头子我只怕也做不到掌掌如是,且这般掌法,若老头子没打眼的话,当时澄音寺的‘托钵手’绝学。”

  孟雪晴玉面一白,瞳孔中闪过一丝忧色“先是御玄宗,再是澄音寺”

  墨止冷冷说道“你且先不要急,即便这就是两大宗门的绝学所创,也未必就说明,三大宗门暗中斗法,我此前不是曾说,有一个黑衣人谙熟三大宗门武功的么?”

  孟雪晴说道“可即便如此,那个黑衣人武艺高绝,师兄一人,只怕也不易对付他”

  剑北原说道“晴姑娘也不要太担心啦,以正卿如今的功夫,若说江湖上还有人是他胜不得的,这我确信,可若说还有谁叫他走不脱的,我却不信,可无论如何,这桌上剑痕,却有一道是咱们寒叶谷的剑法,想必是正卿当初所留。”

  “喂喂喂!”

  店小二高声叫嚷着,从屋外又走了回来,满脸的不耐烦,说道“你们几个,对着一张破桌子,还有什么可看的,快快离去,我们还要收拾,明日还要做生意。”

  孟雪晴连忙上前,施了个礼,笑道“小二哥,麻烦您,可还记得当初在店中争斗的几人,当日是什么情形么?”

  店小二满脸烦躁郁结,连连挥手,一只大手在孟雪晴面前呼呼扇风,喝道“不记得了不记得了,谁还给你们记这些东西?”

  孟雪晴正要再行开口,忽然听得耳畔生风,凌空一阵轻响,一团漆黑事物竟自身后激射而出,径直朝着店小二面门打了去,那漆黑团子来得甚急,力道颇大,若是不懂武事之人,只怕硬接一下,连鼻梁骨都要被打碎。

  可那店小二身子一歪,在黑团子将至未至之时,不慌不忙闪避开去,墨止见一招落空,手中一拨,将桌上一根竹筷再度掷出,筷子力道比之方才石子,则更是沉重连贯,黑影一闪,便再打店小二眉心。

  “好小子!倒被你瞧出来了!”

  店小二嘿嘿一声冷笑伸手一夹,便将竹筷折在指尖,随即指尖稍一用力,竹筷顷刻断为两截。

  二人一番交手过往甚速,孟雪晴只觉眼前一阵犯花,竹筷却已断折,忽然肩上猛受一阵后撤力道,正是剑北原将她拉回身边,说道“这个店小二是假的。臭小子还真机灵!”

  那店小二立在原地,孟雪晴这才瞧出,这个店小二乍看之下,与方才并无二致,但只需仔细观瞧,便可看出这人一进一出之间,身躯显然魁梧高大了许多,面色更是僵硬全无血色,当即心中一阵犯寒,喝道“你是谁!方才的店小二被你藏到何处了!”

  那店小二抬眼望向众人,对孟雪晴发问充耳不闻,目光直直地盯着墨止,怪笑一声,说道“不错嘛,有这股子机灵劲,难怪能在卢龙关外逃出生天。”

  墨止并不知其底细,但看此人却似知晓西北诸事,一时之间也猜测不通,却不搭话。

  可剑北原却是个急脾气,见二人谁也不肯多说,也不理这其中有什么隐秘,径直便开口喊道“兀那小贼,可曾见到我寒叶谷门下弟子了么!”

  店小二冷冷一笑,说道“自然是瞧见了,可我却为何要告诉你?”

  说着,身子朝后急速退去,身法之快,众人几乎无暇预判,剑北原大吼一声,抬掌便拍向其胸口,他功夫使练开来,掌风四散,风罩四下,店小二被他掌力逼迫不得,只觉四下里尽是他掌影翻飞,浑身大穴似是尽在其握,不得已之下,横下一条心,双掌齐推,与他掌力一碰,当即双臂一颤,浑身大震,口中大叫一声“好家伙”,便摔出了窗子。

  剑北原一跃而出,可此刻屋外黑风阵阵,打眼望去,却见三道黑影一齐扑将上来,这三人各着黑衣,身量如一,好似刀砍斧剁一般整齐,其中一人挥掌,两人挺剑,霎时间掌影剑光纷至沓来,一齐涌向剑北原胸膛。

  可这老者却浑然不惧,口中霍然大笑,声如刮镬,似夹金铁之声,其中蕴含内劲更是好似洪流,几个人尚未及身,却被他声声大笑震得双耳嗡鸣,各自退去。

  剑北原虽一笑震慑群敌,看着威风无边,但心中却不禁暗暗叹道“老头子这一嗓子也算使上了六成功力,若是寻常江湖高手,单是听闻,便已昏厥,可这几人功力的确非凡!”

  可他生来乐天,极好与人拼斗,一下反起了斗心,纵身一跃便来到众人核心,未及几人反应,已连出三拳五掌,所打方位皆是腰背之上,或是关节关隘,或是致命大穴,几个人不敢硬撼,各自施展身法躲避,旋即再组攻势。

  剑北原虽站位敌心,可东旋一步,西闪半脚,斗得不亦乐乎,一时兴起之下,掌力越使越沉,待得打到五六招时,掌上已是嗡嗡作响,三个人被他一人逼得越退越开,眼见便要不敌。

  可偏就此时,墨止只觉余光中青色剑光晃动,倒另有一人手持青剑,凌空杀到,可此人剑势却不刺剑北原,反而朝着孟雪晴径直点去。

  此人剑势来得凌厉狠辣,犹似带着恨意,墨止只觉青芒闪动,剑尖已至,孟雪晴此刻心神皆在剑北原身上,竟未曾体察,墨止大喝一声,将孟雪晴拨在身畔,手指便朝着青剑剑身上弹了去。

  这一招便是洞中石刻中所载,顷刻间配合内功弹指夺剑的法门,可此刻墨止内劲再无法施展半分,一指下去,剑身全无颤动,反而径直在他左肩之上洞穿开去。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