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剑法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一行人驾车面北而行,不觉间已到了三月,江南春岸折柳,已是到了花红绿柳时节,沈沐川有意降了速度,多走些山间花开的小路,带墨止四处散心。

  说来也怪,墨止本以为惹上了江南宗门之首南宫山庄,往后路途必定步步坎坷,一开始见沈沐川有心四处游历时,还提出过异议,但却没想到,往后路途居然顺畅非常。

  心中踏实下来后,便依着自闲心诀中所书写的法门开始练习呼吸吐纳之功,照着其中心法心诀步步练习,每每运功行劲,胸中都是一阵畅顺舒适,原来他所学的自闲心诀,乃是沈沐川多年来苦思所得,十分深厚玄妙,自呼吸行止开始,如何行气、如何运功皆独有巧思。

  墨止每次依法修习,自身内劲便都更进一层,个中但有不解之处,就近便有沈沐川指导解答,再加上墨止悟性奇佳,知一通三,进境极是迅速,数日之间,已是自觉身子轻了许多,步履之间也更加沉稳,呼吸渐发绵长,正是内息渐渐深厚的表征所在。

  沈沐川看在眼中心中实是欣慰,当年自己离开宗门,便立誓再不可使用御玄宗之中哪怕一丝一毫的功夫,但他也是心思精巧之人,居然在十几年之间创榛辟莽,研究出属于自己的一套内外功法,心中如何不想有人继承下去,墨止所学甚快,为人也聪慧勤快,沈沐川看着欢喜,便趁着闲暇时配合着心诀进度,教授起饮中十三剑的剑招来。

  “墨小子,我今日且来传你饮中十三剑中第一式,天罗群星。”沈沐川站在一片空地上,手中握着一支细小树枝以为剑,墨止坐在对面,凝神细瞧,只见沈沐川残枝斜指地面,手臂霍然扬起,树枝凌空急响,手腕处急速一抖,残枝残影以一化十,分作数个角度,偏锋侧进,似挑似刺似撩似扫,或三实一虚,或三虚一实,虚实变幻之间渊然难测,恍如星辰万千皆临凡尘,诸般手法竟似全然在这一击之中,使将开来,剑法纵横。虽只一式,但个中精微变化实是可化作万千之用。

  只见其剑势凌厉无前,尽数打在一株粗壮树干上,只听得噼啪一阵脆响,树干竟是被这残枝刺穿十个透明树洞,威力之强乃至于斯,而再看沈沐川手中残枝居然并未断折,竟是由于沈沐川内力灌注其中,故而虽是残枝,亦胜过寻常木头的坚韧程度。墨止看着心中实是已钦羡至极,忍不住拍手叫道“好剑法!”沈沐川白了他一眼“废话,这还用你说!你当我在这给你卖艺呢!我且问你,我这一招,精要在何处?”

  墨止心中将沈沐川方才转瞬演练的剑招迅速闪回,他虽天资聪慧,但毕竟武事尚无经验,此刻一时之间也难以洞察。

  沈沐川见他口中犹疑,心知自己这套剑法实是并非入门之途,当下也不气恼,说道“我来告诉你,这一招名字叫做天罗群星,精要便在于一个‘罗’字,须知这一式剑招之中剑光如星,要的便是攻势繁复闪烁,虚实不定,但天上星星你如何看得分明?如何能驾驭清楚?你若执剑,当有罗网群星的从容气度,与天比齐,天可罗群星,你的剑亦可罗织这纷繁剑招,所需剑势繁而不乱,剑气发而不散,万千之势尽在你一剑所握,但在敌手所观,便是如天象万千难以参测,便算是初窥门径了,听懂没有?”

  墨止呆立摇头。

  沈沐川解下酒葫芦,猛灌一口,懒懒散散地说道“练吧,练就会了。”

  说罢,纵身一跃上了一块巨石上,自顾自地饮起美酒来。

  但这一下可难住墨止,按理来说,若是换做旁的武者教导武艺剑招,往往遵循自易而难的过程,但沈沐川却是不屑于此,且他这套剑法是他功法大成后精研所得,本就不易练成,墨止初学时虽不明就里,只管苦练。但孙青岩看着,知晓这是江湖中一等一的上乘剑法,其中万千妙用实是难以胜数,自己虽只见过其中一两式已是大为慨叹,饶是墨止心智机敏异常,此刻也难以掌握。

  墨止连试了一整个上午,都没半分样子,沈沐川却也不急,反倒是横卧一旁,自顾自地饮酒,极是惬意享受,墨止对着那棵树挥刺劈削,转眼便是一整日,始终难以掌握全这一式中的奥妙,好在他此人除却心智聪慧之外,心性自遭逢劫难之后痛定思痛,也打定主意不再浅尝辄止,反而更添许多坚韧,练不会的便一直练习不辍。

  孙青岩看着墨止这般变化,与之前那略带纨绔的少爷已是大为不同,忍不住心中称赞,但他心思细腻沉稳,见这般修炼实是大异习武之道,于是对沈沐川说道“你这套剑法,给一个初学武事的少年,会不会太难了,你有没有简单一点的?”

  沈沐川翻了个白眼,说道“简单的有,但那都是御玄宗教的本事,我早年立了誓不能教,老沈就这一套剑法。我看墨小子聪明得很,反正迟早要学些难的,不如一上来便把最难的学全,后面再遇到简单的他便上手更快。”孙青岩双眉大皱,这番奇怪理论他实是闻所未闻,但沈沐川一生神诡手段,谁知道他心中打的什么主意,一时之间也不便横加干涉,便由着他指导墨止终日练习这绝难的饮中十三剑的剑法。

  墨止自父母亡故之后,心性便也变得立时沉稳坚韧,饮中剑法虽艰难无比,但他看在眼中,实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再加上早看到沈沐川一身修为,更是坚信沿此法门修炼,未来必有所得,故而此番虽遇难题,却也一直练习不辍。一直练习了三日方才学会其中三般手法,但若要在一击之下同时运出,更是难上加难无法企及,更何况要做到沈沐川那般见招拆招更尽其妙,则更是他从未想象过的境界,功力精纯未达,这便是难以一蹴而成的了。

  好在沈沐川半点没有着急的意思,一行人便如此停停走走,有意给墨止留下练习余地,而墨止也是沉浸其中,终日修习。不过百余里的路途竟行了十数日,其间沈沐川饱饮美酒佳酿,大酒葫芦似乎没有见过底,而墨止赶路时便自行按照心诀修习,得空时便又练起剑法来,几日之间墨止尚觉不出丝毫变化,但若是给早些时便认识墨止的人来看,此刻的墨止虽只过了十数日,但身子已是茁壮许多,身躯愈发结实,面容也少了许多稚气,焕发出些许男子的潇洒毅然之风。

  眼见离渡口越来越近,这一日墨止仍在苦练手中一招天罗群星,只是招式繁复艰难,一直以来难以突破瓶颈,沈沐川横卧在一块平坦石头上,照着日光暖融融地半睡半醒,十分闲适。

  便是此时,孙青岩的身影回落到二人眼前,原来自双臂受伤后,孙青岩便难以动武,这些时日虽是大有好转,仍是达不到自己全盛水平,再加上他心知,江湖授艺最忌讳有旁人围观,故而闲暇时便往来城镇探听些消息,他生性谨慎沉稳,一直以来生怕众人再临险境,毕竟自己如今双臂尚未恢复,全然帮不上忙,若要痊愈,只怕尚需月余时光,好在他自身轻功超然,往来行走全无拘束,但这一次他回来后面色却颇为黯淡。

  原来这一日,乌袖镇血案正式公告天下,一时之间江湖震动,甚至帝京之中也为之侧目,谁也不曾想到,时至今日,这般盛世太平之下,在温润江南之地,竟爆发出这般可怖的屠镇之举。

  最终结果便是乌袖镇阖镇惨遭屠戮,究竟有无生还也无人可知,这座小镇最终竟是被人直接在地图上彻底抹去,再也不剩半分痕迹,好似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彻底干脆,一夜之间竟能将一座百余人口的镇子杀了个干净,饶是官府调集江南精锐捕快,但已经消失的东西又如何能查得到一点蛛丝马迹?而这种恶魔般的行径,也让江湖中再次有传言四散这般恐怖的行径江湖已是数十年间未曾再有,或许魔道已然卷土重来。

  沈墨二人听他说罢,心中各自大惊,毕竟当日离开之时,乌袖镇虽死伤惨重,但并非是全镇遭遇毒手,而不过十几日的光景,居然听到乌袖镇这般遭遇。

  墨止强压心中悲戚,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声长叹,便又回到树荫下,盘膝而坐,继续照着心诀所载,调息自身。其实他即便再心性转变,终究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如何能不思故土,不念旧情?终究是离镇之时,被当初邻里喝骂诋毁,以致于乌袖镇三字于他而言成了心中一块鲜血淋漓的伤疤,不愿提起也不愿回想,而此时此刻,沉浸于武学修行,已是他如今最大的逃脱手段。

  沈沐川往日里大大咧咧,但见墨止这般反应,如何猜不出少年心思?心中只得暗暗叹气,自从离镇之后,他虽看似每日饮酒消遣,但实则心中始终思索这场浩劫缘由。

  于是将孙青岩拉到一旁,低声问道“我且问你,这次传出乌袖镇血案的同时,可否另传出了《无厌诀》的传言?”

  孙青岩轻轻叹气,算是肯定,说道“既然已经将圣教扯了出来,无厌诀如何逃得过?我方才在茶楼里听到,已经有人说,乌袖镇藏有圣教至高秘籍《无厌诀》的总纲部分,正是因此,镇子才惨遭血洗,我寻思这也并非妄语,之前便有流传过我与另外两位圣教星使各自掌管部分无厌诀,与今日所传,逻辑上甚是贴合,因此在江湖上,这种流言传的会极快。”

  他早年身为魔道十四凶星之一,自然对魔道尚怀忠心,所谓“魔道”、“凶星”等等称呼,皆是正道武林口中相传的,若是站在所谓魔道立场,自然以“圣教”、“星使”等等称呼相称。

  孙青岩虽隐居多年,口中称呼仍是未改,对于称呼之争,早些年他与沈沐川甚至曾有过争论,最终才决定互不干涉,自己心中明了即可,因此如今听在耳中,沈沐川也未觉别扭,问道“那我今日再问你以此,这鬼秘籍到底在不在你手上?生死攸关的事,百十来口性命都搭进去了,你可别再讳莫如深,该说什么趁早说了,我也好早做打算!”

  孙青岩面生犹疑,但却没有说话,沈沐川看他如此,心中已是猜出了个大概,便道“好好好,你爱说不说,老子认识你十多年了,我才懒得觊觎你们那杂碎邪功,你就是白给老子,老子也不要!你就当个宝似的揣在怀里等着这破书给你下崽去,但我可跟你说,万一我们行踪暴露,江湖中那些赏金游侠齐聚,我可就管不得三七二十一,你把这丧德行的东西给我扔出去,我好不容易收个称心徒弟!”

  孙青岩听他如此说,正色道“你放心,我便是豁出性命,也会保护少东家安全!但《无厌诀》是我圣教秘籍,当年我的确带了一部分出来,如今也的确在我身上我既然受天劫教主所托,也绝不可贸然将秘籍拱手交出,但若是真的有了危险,你放心,我自然有办法保你们二人安全。”

  沈沐川不耐烦地一把拉住他,低喝道“老子不用你保护!我只问你,你究竟有没有暗地里修炼过这邪门功夫!”

  孙青岩抬起头,深望了沈沐川一眼,没有说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