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藏巧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荧惑?荒云?”

  墨止感觉这两个名字似乎有种熟悉的感觉,初时还不记得自己曾在哪里听到,但那黑衣人口中大骂凶星可恶,这才让墨止暗自大呼原来如此。

  原来珑山之战那一夜,孟展口中亦曾提到过这两个名字,现在听闻,终于明白,原来当年从三石梁逃出的另外两名凶星名字便是荧惑和荒云,论起魔道地位,此二人决然不在孙青岩之下。

  一念及此,墨止心中忽然明了“青岩叔曾说,魔道至宝无厌诀被分作三份,由三位星使保存,这黑衣人莫非所练的便是那无厌诀之中的邪功?”

  想到此处,目光便不由自主地移向了地面上那满满一盆的鲜血,心中一阵恶心,想来魔道的邪门武功,果然悖逆人性已极。

  原本以墨止与那黑衣人在武学上的差距,实有云泥之别,以这般近的距离躲藏决然逃不过黑衣人的觉察。可此刻黑衣人却满目癫狂恚怒,口中颠三倒四地念着什么“血冲天阙,骨凝百骸”之类的话语,在原地抓耳挠腮,显然是心绪已然大乱,却是全然不层注意到一旁的巨石后,还藏着墨止。

  黑衣人口中怪叫连连,他功力既高,口中呼喝之声亦是震动山间四野,在一片山林之中来回震荡不休,墨止功力尚浅,此刻听着,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耳道中好似钢针猛刺一般,忙运内劲相抗,却是收效甚微。

  黑衣人口中呼啸之声比之此前玄婆的黄泉调更添百倍霸道,若说玄婆功夫好似幽冥阴鬼的话,那这黑衣人便如同九幽鬼王一般重现人间,令人望而生畏。

  此刻黑衣人在林间手脚并用,乱抓乱挠,时而出掌,时而挥拳,时而舞爪,时而更是口中好似撕咬一般,整个人如同陀螺,好似面对着万千敌手,转灯儿般劈打斩挥,手中攻势愈发激烈迅捷,劲道也是愈发猛烈激进,状若疯魔,双目赤红。

  然而即便是这般随意挥舞,掌风拳劲四散开来,仍是威力无匹,劲风狂吹不止,一道风至,墨止便身形不稳,然而一风未息,二风又至,黑衣人攻势若狂,手中快到几如残影,树木皆是颤颤欲断,足下大地也被一脚一脚的巨力踩踏得皲裂开来。

  墨止在一旁看得心惊,他自江南一路至此,所见过沈沐川、孙青岩、南宫雄烈等江湖一等一的高手施展绝学,当初只觉得沈沐川功夫已是到了颠毫,可今日却见这黑衣人一身魔功,虽是精神错乱,却雄浑暴虐,一身功力如同怒涛狂雷,只怕若是沈沐川在此,一时之间也难有胜算。

  黑衣人招式迅猛已极,动极反止,猛然间仰头对天怪叫一声,口中吞吐之下,一身功力几乎霍尽而出,浑身玄衣无风自鼓,墨止连忙一边捂住耳朵,一边运起内劲,但饶是如此,仍是被这余音震得心脉剧颤,几欲吐出一口血来。

  想来也是这一声吼叫过于洪亮,墨止突然看到远处好似燃起了火把,想来是惊动了御玄宗弟子,欲要来此探查一番,黑衣人自然也有所觉察,当即力踏大地,整个人飞身而走,不过一两个纵跃,便已消失在林中,再无丝毫声响。

  墨止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这人好强横的功力,以此人之力,掌教真人辜御清也不知能否胜他?”

  墨止连忙跑到方才那烛火正中,此刻羸弱火光早已熄灭,眼前只剩下一盆鲜血,腥臭难闻,低头看时,只见脚下山石大地此刻已是被那黑衣人踏得支离破碎。

  再抬眼时,远处火光已灭,想来是御玄宗弟子仍是不愿深夜入林,故而撤了去,墨止刚刚燃起的希望转瞬间便又失去,不由得心中如坠冰窟,只得顺着山间小道自行前进。

  复行半个时辰,云雾更深,脚下山石也愈发尖锐陡峭,好在墨止自入门以来便在玄岳峰后山攀登,故而此刻也不觉艰险,忽而见得眼前似是立着一道黑色身影,在雾气中若隐若现。

  “糟了!”

  墨止大惊,只道是遇到了黑衣人,此番性命不保,然而那黑影比之方才黑衣人却更显宽大,且在眼前死死矗立不动,墨止愣了一下,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却见雾气之中竟是一块巨大石碑,立于山道正中。

  墨止心中稍感轻松,再看眼前石碑,高约丈许,宽也有四尺左右,表面平整粗粝,竟是原块的巨大山石所成,光是看着便已知极是沉重,也不知如何被人抬到此处,再细细看去,这石碑正面上竟是被人以利器刻画着三个大字。

  葬剑崖。

  墨止初见这三个大字,只见字迹怒猊抉石,棱角飞洒,一笔一划虽非笔墨劲力,然则金铁铿锵,自有一股决然之气在,非得是腕劲连绵,其心如铁方可挥洒而就。但也不知这般坚固的山石碑,又是以何等神兵方可镌刻其上?

  “宗门之中竟还有这个地方?师兄倒是从未曾与我说过。”墨止细细地抚摸着这三个字痕,一触只觉古朴陈厚,显然已有念头。

  其实哪里是方泊远不曾言说,而是此地实是门内最为隐秘之地,连方泊远自己都不曾听过罢了。

  当年御玄宗创立之时,便已有祖训,除魔卫道绝不可手软,故而百年之间门下出了无数卫道之士,匡正乾坤,以振江湖正气。

  然而毕竟门派广大,不可能所有弟子皆是纯良之人,百年间自然也有许多叛逆出于门内,有些弟子虽天资颖悟,学成一身高明武功,却恃武行凶,犯下累累血债,御玄宗对于这等样人,更是绝无宽宥,往往将之废去一身武功,将其行凶之凶刃便藏于金阙峰后山的葬剑崖下,因此举并非光彩之事,故而门内一众弟子皆从不知晓,也只有掌教真人及各位长老方才知道此地所在。

  可如今墨止更是不明所以,心中想着反正此刻也出不去,这里既然立着石碑,想来也并非人迹罕至,不妨进去看看。当下心中好奇性子再起,便顺着脚下山道行了去。

  墨止越是前行,脚下地势便是越高,此地山路已十分怪哉,只见两侧山道上,竟有林林总总的剑刃插立两旁,如同扶手一般扶摇直上山巅之处。

  这些长剑皆已是尘土覆盖,只余一半剑身还裸露在外,想来是多年前便已插在此地,然而依稀可见,这每一柄长剑,或装饰华丽,或仍刃湛秋水,显然每一柄当初均有分金断玉之利。

  墨止又哪里知道葬剑崖的过往?心中只是疑惑为何这么多利剑只是弃之不用,凭白地等它们腐朽折断?实在是奇哉怪哉,然而正是他兀自疑惑之时,却听得耳后猛地传来一声低沉闷吼。

  “好小子!”

  墨止闻声,却是连大气也不敢喘上一口,此人声音,必定不会听错,这便是方才癫狂已极的黑衣人,此刻也不知何时欺身而立,已然来到了墨止身后站定。

  墨止惊慌之下更不多言,骤然间迸发求生之念,身躯一矮便已朝前蹿跳出去,只是纵跃尚未落地,左肩便忽感一阵磅礴巨力将自己全然慑住。

  黑衣人何等修为,见墨止足下运劲,便已知晓他下一步之举动,于是只凭空一抓,便将墨止去势止住,墨止大惊之下,身躯又难以回旋,心下一横,暗暗想道“反正终是一死,死也死得硬气些!”

  当下横掌回推,手掌自腋下划过,竟是不转身躯,反击身后之法,这一掌原是绝无可能出招的角度,本意便是回击身后之敌,黑衣人见状,口中“咦”了一声,好似微觉惊诧。

  原来这一招名叫“倒垂乾坤”,本是沈沐川饮中十三剑之中醉四剑之中的招式,原本以墨止如今修为,莫说是使将出来,便是要彻底领悟都是极难,只是此刻命在旦夕,反倒迸发出体内潜能,不经意间照猫画虎,把这极难一式堪堪用出,然则个中诸般妙变,仍是难以使出。

  不过单是此刻奇招乍出,黑衣人便已吃了一惊,当即撒手回撤,墨止骤然间得了自由,也是心念转得极快,甫一落地,脚下发劲,身躯随着迸射而起,学着当初沈沐川的样子,剑指直挑黑衣人面罩。

  这一式便是饮中剑法之中“星河鹭起”,突袭疾进,势若流星,当初沈沐川便是借着此招劲力,挑落南宫雄烈发冠。

  然而墨止毕竟功力尚浅,招式虽得用出,威势却大为不如,黑衣人掌劲翻压,手掌登时制住墨止手腕,墨止心中大呼遗憾,此刻自己手指距离黑衣人面上黑布不过毫厘之差。

  然而战机已逝,还不等墨止作出丝毫反应,黑衣人腕上劲力一发,原本斜挑朝上的劲道,转而便化作旋转之力,墨止身躯亦是难以自持地随着劲力翻转飞腾,然而无论旋劲如何庞大,墨止手腕却好似被那黑衣人黏住一般,始终不得挣脱,只能随着黑衣人手腕牵引而动。

  “去!”

  黑衣人口中高呼,腕上劲道猛然一抖,墨止便如同风中败絮一般打着旋儿飞了出去,此地山道极窄陡峭,墨止全无借力之处,竟是就此被黑衣人一阵旋劲扔出了山崖,墨止双眼圆瞪,已是满眼恐惧,眼见着自己身躯便是这般出了山道,眼前便是深不见底的空荡幽谷,掉落下去出了粉身碎骨之外,哪得其余选择?

  便是此刻千钧之际,眼前忽见一道黄影闪过,定睛一望,只见竟是雍少余此刻飞身来到近前,只见他一身黄袍,脸色冷峻满面怒色,袍袖一挥,墨止只觉得轻飘飘的并无多大力道,然而自己倒飞之势登时顿止,雍少余朝前一引,师徒二人竟是就此回了山道之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