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既胜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墨止吓了一跳,猛地回头望去,只见正是师傅雍少余。

  雍少余脸上怒意灼灼,一双眼眸瞪得滚圆,他身躯虽不甚高,但一直以来宗师气度,可谓气凌百代,喜怒之间顾盼生威,故而此刻站在墨止眼前,威势赫赫更甚于旁人。

  以他修为,早就看出墨止内功之高早已非方泊远目前所传功法进度可比,甚至细细纠察起来,如今的墨止若是全力施为,只怕连方泊远等人亦不敢言之必胜。

  “你今日前面所用的一苇寒江,虽尚未功成,可我却看得出来,你最后横拍他脚踝那一式所用的,却是流云虚劲的功力,我早些时候已问过泊远了,他说从未传过你更深层的心法口诀,以你如今修为,当是绝对撑不起流云虚劲之功的。”

  雍少余一番话说得墨止心中如遭雷击,脸色霎时间也白了几分,在竹林之中,自己确然所学甚多,叶小鸾以夕霞神功相授,更是亲身展演流云虚劲的功夫,只不过一直以来墨止并不知晓这门功夫的名讳,而如今听雍少余所说登时便已经了然。

  雍少余见他面色渐白,但神情仍是强作镇定,心中对自己的猜测又肯定了大半,脸上怒意更盛,沉声说道“你可知道,偷学武功,在门中是什么罪过?该当如何处罚?”

  说罢,也不等墨止反应,抬掌便将墨止左肩死死拿住,只是收劲含而不发,只因他心中暗暗念道“若是他真的偷学内功,我这猛然一试,他必定运功相抗,我也正好看看这个臭小子偷学到了几层水平。”

  墨止功力哪里是雍少余的敌手,此番猝然间被擒住左肩,转瞬之间反而心生悲戚之情,自己身负家仇,幸而际遇颇佳,得自闲心诀、夕霞神功两大玄门功法在身,可互为臂助,然而终究是偷学了功法,犯了门中忌讳,如今被废去一身武功原也正常,只是自己终究难以得知自家仇敌是何人,成为碌碌废人,岂不哀哉?

  当下心绪一冷,竟也全然不运功力,束手待死,雍少余本念着他必定会护体运劲,故而掌上虽留了八分劲道,仍有两分掌力透出,然而墨止此刻忽然心念蒙尘,反倒任由雍少余掌力透体。

  雍少余功力何其深湛,虽只两成力道,霎时间已是令墨止浑身经络剧颤,心脏几乎为之一顿,一股疼痛自肩头蔓延到了全身各处关节,墨止脸色先是煞白,继而转而殷红,一个立足不稳,就此坐倒在地。

  雍少余初时掌力探入已是大惊,只感觉墨止内息浑厚,劲力自是不弱,可居然全然不运内功与自己抗衡,放任浑身经络直面自己掌劲,他虽及时收劲,但眼见墨止已是有了损伤,当即掌力化探为护,反而保住墨止奇经八脉稳固。

  “这小子”雍少余看着眼前颓然倒地的弟子,心中也不知是忧是喜,他自收下墨止时,便知晓他身世凄惨,如今怀揣复仇执念,的确容易贪功冒进,可如今见墨止宁可受死,竟也不愿与自己相抗,心中反倒颇为欣赏他这般不畏死生的性子。

  当下二人皆不说话,雍少余仍是掌伏左肩,可此时雄厚内劲已是全部化作融融暖意,游走墨止经络之间,只不多时,墨止脸色便复红润,想来雍少余终究所用内功劲力不多,虽有伤损,但终非大伤。

  而雍少余则是愈来愈惊,他授徒多年,亦见过许多资质灵明之人,可即便再如何聪慧,功法修习终究是一步一阶之事,他内劲游走之间,只觉得墨止浑身内劲厚实,远非寻常年轻弟子可比,即便是他有心偷学,却又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学到如此境地?若说是沈沐川一路上有所传授,算来时间上也是来不及,当下心中实是大惑难解。

  墨止只觉雍少余掌劲浑厚超然,此刻自己四肢百骸之中尽皆充斥宽和温暖的劲道,十分舒适,而这股内劲更是与自身体内夕霞神功、自闲心诀的功力一脉相承,遥相呼应,体内劲力也是跃跃欲试、蠢蠢欲动,再行气不久,忽地感觉气海充盈,丹田饱满,似乎四肢百骸,诸般经络之间尽皆是气,眼前一阵清灵澄澈,猛地抬头清啸起来,这一声实是如同龙吟大泽,虎啸山林,一股气浪自周身扩散而去,转瞬之间自己功力修为,竟是又进一层,达到了此前从未有过的全新境界。

  原来雍少余只是掌劲所探,便发现墨止体内果然是夕霞神功的内劲,只是虽感深厚,却不知他究竟练到了哪一层功力,所幸催动掌力替他打通经络住处关窍,助他先突破眼前瓶颈,方才墨止仰头清啸,正是功力突破瓶颈时浑身气劲宛若新生一般的表现。

  “霞蔚六层”雍少余暗自心道,“可他内劲这般雄厚,比之霞蔚六层的功力,还要高深不少,莫非真的是天赋所致?”

  自闲心诀虽是沈沐川独辟蹊径之功,但究其本质,仍是玄门武功,故而与夕霞神功算得上异曲同工,两相叠加,自然远胜寻常霞蔚六层的功力,而自闲心诀的功力却是雍少余未得探查到的,他便只想着,曾听闻有些人天赋异禀,即便全然不懂武功,也有内功底子,想来眼前墨止当是这般体质。

  而墨止此刻却是心中暗喜,一则是自己转瞬之间功力再进,二则是从方才雍少余行动来看,自己一身功力应当是保得住了,半晌之后,他才故作难受地睁开双眼,口中呼呼喘气,似是受伤不轻。

  雍少余看在眼中,只道是自己掌力终究使得过重,让墨止真的受伤不轻,心中一阵愧疚,也不再追究什么偷学功夫的事由,一把便将墨止搀了起来,可面色仍是冷峻如常,说道“偷学功夫,为师还得扶着你,这是哪家师门的道理?”

  墨止惨笑一声,说道“师傅见责,弟子自然是不敢撒谎,弟子从来身负血仇,想得便是学成功夫,却没想到犯了忌讳,弟子任凭师傅处置。”

  雍少余脸色一冷,说道“刚才已经处置过了,你挨我一掌不死,是你福大命大,好在你所学的仍是本门武功,本也是我要传给你的,如此倒好,我索性把飘摇三绝剑的口诀教授给你,算是给你补个全。”

  墨止心中暗道“还有这等好事?”

  雍少余看着墨止脸上露出笑意,便知晓自己这个徒弟生性颇为狡黠,冷哼一声,便将飘摇三绝剑中格式如何发劲运功,何处使劲发力,各个关键处所有哪几般转圜妙用,皆统统说了,墨止知一通十,入耳即记,不多时便已全然记下,学得口诀精要之后,再转头心中印证,果然发觉这套剑法精妙非凡,与饮中十三剑相比,虽不似那般繁复潇洒,却有许多独到之处,而雍少余见墨止如此心慧,心中也是喜不自胜。

  “我虽传了你这套剑法,可若要精熟,少说还要数年苦功,两日后你与陆竹一战,还需特别小心,只需记得,即便他守势再密,终有机可乘,齐云峰剑法可护周身大穴,然而寻常穴位护得却并非滴水不漏。”

  雍少余最后几句话说得简单,却饱含对战经验,墨止听着受益实多,见雍少余此刻脸色诚挚,是全然为自己好,他年岁与墨崧舟相近,墨止登时便想起亡故江南的父亲,曾经也是这般面容,登时心中一酸,眼角淌下泪来。

  “大丈夫好好的哭什么?”雍少余虽口中责怪,语气中却满是慈爱,手掌在墨止手肘一扶,将其扶了起来,此刻天色渐明,雍少余负手转回屋中,口中兀自说道“折腾一宿甚是疲累,岁数大了以后可不能跟你们较劲生气”

  墨止站在原地,想到自己得遇诸多良师益友,实是平生幸事,不禁又是破涕为笑,当下又哭又笑,滑稽至极。

  东方既白,墨止已是全然没了睡意,此刻功力精进,浑身气劲充盈,只觉得有使不完的力气,脑中剑法影子充斥不休,心念一动,身随心动,当即便在空场上径自演练起来,飘摇三绝剑名字所说只有三式,可细细纠察各中变化,却如同有数十路之多,巧妙精微之变逾百,当即一招一苇寒江,墨止便是剑指游龙,身形夭骄,剑招混若天成,便好似寒风浮江那般清冷流畅。

  墨止使得性起,剑招愈发绵密劲急,剑指之间渐生疾风,直至舞到三晋云山时,所需便是一剑化三,一式三变,轻而易举便是九般妙用,临阵用来实是威力惊人,此刻墨止剑招迅捷,愈发轻快,步法旋转一步紧似一步,直至一式中第三变时,眼前绰绰皆是剑指影子,忽地脚下一个不稳,旋身倒地,可他此刻心中满足,竟是大笑出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