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夜谈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金阙峰上,虽是次轮首日,却并未轮到墨止场次,这一日一众师兄早早便都去演武坪观赛,只留下墨止独自一人在居所用功,墨止也倒乐得清闲自在,昨夜功力更为精进之后,不仅全无少眠困顿,反而精力十足,盘膝坐于房中,暗自运功。

  转眼便是一个时辰过去,墨止暗觉夕霞神功果然精深无比,与自闲心诀二者在体内难分彼此,几乎融作一炉,浑身气劲绵长,十分舒适,其实他亦不知,自己昨夜突破霞蔚五层之后,实是已破了霞蔚阶段之最大瓶颈所在。

  “嘿,臭小子!”

  忽地耳畔传来一阵清脆娇柔的声音,墨止心绪一动,便睁开眼睛,却见窗边所站之人,正是多日不见的叶小鸾,此刻一袭水绿衣衫,长发垂在腰际,明眸流盼,巧笑嫣然。

  墨止与她自竹林一别后实是聚少离多,这一见二人各自心中无比思念欢愉,墨止轻巧一跃,便从窗口跃了出来,叶小鸾居于竹林禁地,虽为门规不容,可此刻相思情切,二人竟一时也忘了什么门规戒律,竟自偷跑见面。

  只是二人虽是在竹林共处两月,其间共研武学,种菜携藕,已是情愫渐茁,但却始终发乎情止乎礼,更兼二人年岁皆不大,情爱之事朦胧梦幻,始终如同隔着一层轻纱,故而此刻虽是欢喜无比,但也只是各自涨红了脸,执手相对,心中虽是甜美快哉,行动上也无从表达。

  墨止毕竟心思更快,忽地想到此刻所在,这才说道“傻丫头,你怎么跑到了这里,这里可比不得玄岳峰,这里人多眼杂,若是被人发现可便糟了。”

  叶小鸾小嘴一撅,嗔道“是哇,我不来,哪里见得到你墨大公子呢?你那么忙碌,可是竹林中盼都盼不来的贵客呢!”

  墨止自然知她是怨了自己相见面少,心中兀自歉仄,然而见她微嗔带怒,桃腮生晕的模样,却是无比娇媚可爱,当下一腔亏欠更多化作心疼喜爱,不禁抚了抚叶小鸾的头发,说道“好啦,是在下的错,在下让叶大小姐等得久了,在下可真真儿是个罪人啦,待得小较完毕,我就去竹林中负荆负竹子请罪,如何?”

  叶小鸾虽怨他久别难逢,但一见之下,哪里还有半分不悦?无非只剩下少女心思,佯作怒态罢了,此刻听他眉目如飞地打趣乱说,更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白了他一眼,说道“什么大小姐,我才不是什么大小姐呢,谁要你请罪?背着你的大竹子给你们这宗门到处打架去吧!”

  墨止见她显出笑意,便也随着笑出了声,二人相识相知,虽未得什么奇遇险状,可却是共处一隅,相处日久而得情动。

  这二人当初在竹林中谈天说地,只是叶小鸾一直以来不愿提及自己师傅底细,墨止也不愿多问,只知道叶小鸾一直以来自是真心对待,从无二心便好。

  二人执手寻了一偏僻之地,坐在一株橫倚山壁的古木之上,四下里清幽宁静,人迹罕至,此刻已是暑气大盛,此地背阴乘风,颇为凉爽,显得叶小鸾面色白皙清秀更是远胜任何世间美景,墨止望着叶小鸾清澈如鹿瞳一般的眼眸,竟是望得痴了。

  “嘿!”

  叶小鸾被他看得一阵羞赧,脸色也是一红。

  墨止一惊,这也才觉出不妥,脸色同时涨红,饶是他平日里口尖舌利,此刻也吞吞吐吐地说不出半个字来。

  二人笑语相谈许久,皆是回忆竹林中过往情由,虽是所过时间不长,可对二人来说,却有改天换地之感,说来颇觉怅然怀念,只是每每谈到叶小鸾师傅,她便脸色黯然,半天回不上半个字。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师傅的事情”叶小鸾忽然低声问道。

  墨止沉吟不语,其实这的的确确是他一直以来的一大心事,此人能带着叶小鸾居住在御玄宗禁地之中,更是能在那竹林大阵之中寻觅到一处安静处所,可让叶小鸾居于其间怡然生活,这等能力着实不可小觑,可此人如此本领,又是如何恍然之间便人间蒸发了的?

  叶小鸾见他不语,也是低头苦笑,墨止见她表情凄苦,心中斗地便生出怜爱,于是说道“无妨,你师父是谁,如何来到门中,你不愿意说便不说,无论如何,若不是他老人家带你来到门中,你我二人如何能相识?想来我还要感谢这位前辈呢。”

  叶小鸾听他乱说,知他有意逗自己开心,于是也是轻轻一笑,说道“与你说也无妨,我心中对你认定,自然不会有事对你隐瞒,只不过,我师傅的名号,在你们这名门正派之中提了,只怕难以相容”

  墨止微微点头,叶小鸾如此说,想来她师傅并非正道武林人物,这一点倒是与墨止此前猜测大致吻合,此刻只是轻抚叶小鸾后背,心中暗道“天下武林,师傅是谁很重要么?为何所有人都如此看重师门之别?”

  叶小鸾低声说道“我的师傅,是魔道十四凶星之一,她的名字叫做荧惑。”

  荧惑!

  墨止饶是此前做好心理准备,此刻仍是不免大为吃惊,身子都随着剧颤了一下,这个名字他早已不是第一次听说,此人与孙青岩同为魔道凶星,那一夜黑衣人更是口中喝骂,不知因由,想来孙青岩、荧惑、荒云三位凶星各自身上实是还有诸多秘密。

  叶小鸾被他吓了一跳,不由得身子稍稍靠后,与墨止拉开了些许距离,黯然说道“你若是忌惮我师门身份,你我不再往来,我也是理解的。”

  这一番眉目含屈,眼波带怨,实是惹人怜惜,墨止连忙一把将叶小鸾拢在怀中,柔声说道“师门有什么关系,你我相知便足矣,你师傅过往如何,与你有什么相干?”

  叶小鸾听他如此说,心中霎时间暖意融融,不自觉地双眸含满泪水,葱玉般的双臂轻轻搂住墨止腰间,二人情意缠绵,迎风相偎,只是心愿此刻若是长久维持,便是心中最大所愿。

  “我的师傅虽是魔道中人,可我自幼与她相遇,她从未害过哪怕一人,反倒是”叶小鸾眼中含泪,低声诉说,原来荧惑当年在正魔一战中虽得幸存,但受伤已是极重,虽得苟延续命,却功力丧失大半,时时咳血,寿数难长,再难逃回血竭堂所在的西境凉漠。

  后来在中原漂泊无定,见有人将女婴弃于雨中,便出手救下,可她毕竟也是一介女流,身负重伤难愈,在中原可谓受尽追杀讥讽,东躲西藏煌煌不可终日。

  “后来师傅的病越来越重,日夜咳血,水米难进,她对我说,只剩下一条险途可暂行避死。”

  墨止奇道“还有哪一条方法可行?”

  叶小鸾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知,只知道那是师傅贴身藏着的一卷残篇古籍,她日夜翻阅,不过十几日后,居然能下床行走,几年之后,居然功力也恢复了许多,只不过师傅的性子也悄悄变了”

  墨止心念一动,问道“可是变得愈发暴躁易怒?”

  叶小鸾点头奇道“是了,师傅虽身体渐好,可脾气也是越来越急躁,你是如何得知的?”

  墨止心中暗想“莫非又是什么魔道武功?按道理若是日夜咳血,生命便在朝夕之间,可如何便能起死回生?性子转变又是什么道理?”当下心中难解,也不敢多猜。

  叶小鸾自顾自地讲述着,话语之间显不出多少情绪,可眼神之间满是怀念“师傅后来便带着我来到玄岳峰后山,住在竹林之间,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竹林竟有那么多精妙变化。”

  墨止点头说道“是了,尊师想来也是奇人,居然能初来乍到便识得玄岳峰竹林大阵。”

  叶小鸾笑道“我师傅既然可名列凶星,自然也有她的本领,奇门遁甲之数原是师门所长,只不过即便是师傅,在那竹林间也是摸索了数个月方才大致掌握,她还曾夸赞过你们御玄宗的前辈果然是天纵奇才,才可摆出这等阵法。”

  墨止笑了笑,并不答话,只是静静地听叶小鸾轻柔转述。

  那荧惑将叶小鸾安置在玄岳峰后山之后,便在夜间潜行来到御玄宗门内盗取心法众多,叶小鸾木盒之中所存的心法秘籍,皆是由此而来,然而她所练武功路数与这等玄门正宗的上乘内功路数大为殊迥,冒然练习之下,反而牵引旧伤复发,身子更添虚弱。

  “接下来的你就都知道啦,我师傅外出之后便再没有回还,十年已过,也不知她老人家如今身处何方。”叶小鸾说着眼眸瞟向远方云雾,而墨止看着她心怀希望也不愿狠心点破,若是按她所说,荧惑最后已是浑身重伤,经脉错乱,只怕即便不被御玄宗高手击杀,自己也是必死之数,这一番离去当是诀别。

  “这便是我师徒两人的底细了,你一直好奇,今日也便说给你听啦。”叶小鸾说罢,惨然一笑。

  墨止长叹一声,面容上一阵坚定,似是做好了什么决定一般,低声说道“你的师傅叫做荧惑,那你知不知道,我的叔叔,名号叫做青辰?”

  “啊!”叶小鸾闻听之下,不禁惊叫出口,青辰之名,她自然也从荧惑口中听过,只不过三大凶星自三石梁一战之后各自奔走无踪,彼此不知生死,荧惑平日里叹息感怀,也无非便是这两位余生同门,可如今墨止却是谈笑间将这名号说了出来,着实是让叶小鸾大感震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