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林间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墨止的身影在竹林中横跳纵跃,只看得眼前竹影翻飞,全无规律可解,无论自己如何左右腾挪,却是屡屡受挫,最终只得回到原地,再转片刻,更是眼前天旋地转,一阵烦躁难耐,身后便传来叶小鸾阵阵笑声。

  “你只管这样转,给你十年也是出不去的。”

  墨止再兜了几个圈子,莫说是转出这重重竹海,连摆脱这竹屋四周都是无法做到,心道这果然是掌教真人所布下的奇绝竹阵,果真是变幻莫测,若真是有外敌欲要以此进犯,实在是羊入虎口一般,只要冲进竹海,便再无生路可循。

  叶小鸾见墨止一脸沮丧地从一片竹海中走了出来,便笑着说道“留在此地陪我聊天解闷有什么不好?偏要去什么御玄宗,反正照你所说,那门中的什么云什么道人的总是寻你麻烦,留在这里把功夫练好,再出去教训他们不是更妙么?我师傅常说,报仇之事,十年不晚呐。”

  “你说得轻巧!”墨止眼神仍是瞅着眼前一片竹林,往日所见美景今日却好似囚牢一般看着无比憋屈,“外面还有我的仇人呢,还有我师兄们,还有雍少余师傅和我的两位叔叔,我要出去办的事情太多了!”

  叶小鸾秀眉微微一挑,说道“我也不会要你真的在这里陪我一辈子,没准我哪一日看得你厌烦了,亲自将你丢出去,也是有可能的。”

  墨止一听,心中道“这便妙了,只需我日日与你为难,你还能不看我心烦?不就可以把我赶走了?”

  叶小鸾见他眸中狡黠神色闪过,已是猜到墨止所想,于是说道“或者嘛,你越是与我为难,我便越不让你离开,也是可能的。”

  墨止见这丫头委实秉性古怪难测,想来也是多年来离群索居,落落寡合,造就了这般怪异的脾气,他早年间品尝双亲一夜亡故的苦痛,但好歹心中已知双亲再无回还,心中希望便破,而这叶小鸾脾气虽怪,但却一直坚信自己师傅终有一日会回到竹海找她一同离开,似这般十年枯守一点信念,则更是让旁人看来可悲可叹,墨止心中暗道或许这丫头的师傅早就亡故了也说不定。

  “我想问你,你那木匣中御玄宗的内功心法,由何处而来?”墨止想着无论如何自己短时间之内必然难以逃脱,以他随遇而安的个性反倒落了个心安,此刻倒是开口与她闲谈起来。

  叶小鸾一听此问,白玉般的小脸上登时浮现出一派自豪神色“这个呀,这是我师傅带回来的,我师傅的武功可是独步天下,当年我们来到这竹林住下,师傅便是每日趁夜外出,有时便带回几张那般白绢叫我保存,方便日后修习。”

  墨止一边听着,口中“哦”了一声,但心中却是细想“这般看来,丫头的师傅倒好像是个潜入宗门盗取心法的飞贼一般?”但是这般话语他自然是不能明面上表露出来的。

  叶小鸾继续说道“可惜师傅身上一直带着旧伤,总也不好,每次回来都会咳血,其实我知道,师傅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了,但她却说,要趁着自己还能动,尽量多替我带回些秘籍,好为我日后铺路,师傅最后一次外出之前,曾对我言说此次要去个极麻烦的所在,或许需要多些时日才能回还,要我好生擦拭她的长剑。然后便走了,一直到今日。”说道末处,叶小鸾脸上忍不住露出哀戚神色,情难掩饰,竟是泫然欲泪,看着直是令人心生怜惜。

  墨止听到此刻更是心中猜定,叶小鸾的师傅必定是个飞贼,此人趁着夜间潜入御玄宗盗取夕霞神功心法,一直盗取到丹阳阶全部心诀,但接下来凝紫阶的心诀却必然是单独保存,或许此人便是盗取途中,被御玄宗高手击毙,他猜到这般,看了看叶小鸾仍是满脸坚定地等着自己师傅有朝一日能够回来带她下山,虽知她们师徒二人皆是贼人,但看着叶小鸾这可怜样子,却是着实不忍相告。

  “所以嘛,我不会让你在这里陪我一辈子的,也许我师傅这就要回来了,等她回来,我们就离开,到时候,我便告知你这竹阵如何破解,你也就可以自行离开了。”

  墨止听罢,只是苦笑,他既知这竹阵凝聚御玄宗阵法精要,如何是这小姑娘一人点拨便能破去的?当下也不以为意,有一搭无一搭地支应着答话。

  叶小鸾见他心思涣散,眼神一转,又道“喂,你说你学成本事,要下山报仇?”

  “是又如何?”墨止正自心烦,便也就简短回话。

  “那我教你两招怎样?”叶小鸾眼神中光芒闪动,凑上前说道,“你陪我打得尽兴,我便早些放你离去。”

  墨止单眼一睁“当真?”

  叶小鸾冲他招了招手,来到房前空地,伸脚一抬,便从地上抄起两根长短相仿的三尺竹棒,顺手朝墨止丢了一根“来来,我看看你那个雍少余师傅都教了你多少能耐。”说罢竹棒凌空挥劈,风中乍响“嗡嗡”之声。

  墨止把竹棒握在手中,暗想着沐川叔临别时叮嘱我不可对旁人显露他教的功夫,这丫头古怪得很,我也只用御玄宗的功夫对付她便罢了。

  心念已定,墨止拱手道“丫头,我学的功夫只会守御,不会进攻,还是你先攻过来吧。”

  叶小鸾面露笑意,说道“既然如此,只怕你半招都用不出了!”

  说罢手中竹杖轻轻一颤,借着这一颤之力,竹杖急挑上肩,墨止见状,连忙回杖相格,似这般上挑之进招,正合归元剑式路数,墨止忙用一招“重山式”,疾挥竹杖拦住身前,叶小鸾见他守得周密,却也不惊,腕上发劲及至竹身,竹杖上骤生一股黏着柔韧之劲,只待与墨止双杖互触之际,居然全无硬物交拼的声响,墨止只觉竹杖上所触好似极其柔软坚韧之物,如同白练拂尘一般,自己的竹杖不受控制地歪向一旁,反而叶小鸾手中青竹好似无物般,弯折成圆,好似云绕青山一般,绕过墨止守御,径直戳中肩头。

  叶小鸾一式虽已得手,劲力却是不大,墨止不禁叫道“怪极怪极!你这竹杖如何能弯过来打人!”

  叶小鸾轻笑一声,也不答话,步伐前踏又是竹杖递出,墨止这番受了教训,招法一变,换做“横岭式”,竹杖横摆相封,再不给叶小鸾以柔劲变幻路数侧击的余地,可双杖再触,叶小鸾冷笑一声,也不见如何动作,竹杖内里一震,也不知何处生出的劲力来,一股方寸强劲透着竹身传到杖尖所在,只听得“咔嚓”一声,竟将墨止手中竹杖穿了个孔洞出来。

  而此番力道颇大,墨止几乎立足不稳便要摔倒,叶小鸾连忙抢身上前一把将墨止拽住,墨止虽只过两招,却是连输两阵,往日里自行练习归元剑式自问已颇为熟练,可如何就这般不堪一击?当下不禁怒道“看来这归元剑式终究不过是入门的粗浅功夫,上不得台面。”

  叶小鸾见他恼羞成怒,样子颇为可爱,也忍不住笑道“你这套剑法我看也是规整严谨的,不过似你这般生生硬练,如何能实战中挡住一招半式?莫非教你的人不曾告诉你这一点?”

  墨止回想着,方泊远所教之时只是告知哪一个动作难以理解,或是难以练就,其余之事说得也并不甚细,至于临战对敌如何施用,更是来不及告知,此刻只能摇了摇头。

  叶小鸾说道“你看嘛,要你在这陪我自然是有好处,你看,这不就看出你武功中的软肋来了?我教你新的功夫,可保你这套剑法耍出新的威势来,如何?”

  墨止闻听,心中大喜,他自知眼前这个丫头功夫远高于自己,能学上几分自然是求之不得,但表面上却放不下面子,只是略略点头,也面无表情。

  叶小鸾也不管他乐不乐意,便自顾自地说道“这功夫也是我师傅教给我的,可惜我师傅用的也不甚熟练,到了我这里就更差些,不过总比似你那般只会生搬硬套的练法要好,你且看了!”

  说着手中竹杖轻柔横扫、上挑、斜刺、劈斩,虽是一般动作,却自然连贯,各自相合,可说是绵绵不断,若存若续,看似轻柔无骨,实则竹杖之上劲力暗生,似叶小鸾这般年纪自然也练得不到家,这实则是御玄宗之中一门名为“流云虚劲”的功夫,当初叶小鸾的师傅深夜入山偷学而来,她自本身学得并不全,自然传给叶小鸾就更加有限,可这门功夫实则是刚柔并济的路子,练到高处可说刚柔相济皆在一心之间,转圜无虞,于攻守之间亦可似真似幻,而叶小鸾如今也不过练得算是初入门庭,刚柔转换十分生硬,但比之墨止自然已是大为高明。

  而方泊远之所以只教剑式不教这般对敌巧妙招法,并非是他有意藏私,而是御玄宗初入门的弟子并不需要与人对决,故而一开始只需要专心记好剑招为上,便是打牢基础的时候,似“流云虚劲”的功夫,则需要修习者达到霞蔚阶第七段,方才可初窥门径,如今若是论来,连方泊远自己都尚自领悟不透,如何教给墨止,可叶小鸾多年自行修习,无人指导,居然也叫她练出些许门道,这般资质也已极高。

  墨止看她不过演练几个动作,便已福至心灵,心知似这般功夫虽并非具体招数,却是蕴含于招数之中的极强劲力所在,若是运用于归元剑式之中,守御之势自然就刚柔相济,莫可能当了,当下便询问这般功夫如何修行。

  叶小鸾嫣然一笑,指着林中的云雾之气,说道“这好办,在这里若要练习可是方便至极,你只需趁着云雾四合之时,以这竹杖虚劈云雾,先是做到如何一劈断云,这边算是刚劲,再练如何挥舞之下云雾复拢聚合,这便是柔劲,最终练到这云雾随你竹杖游走,随你劲力刚柔转换,云散云聚,便算是练成了,不过这最后的境界,连我师傅都始终没有做到过,我也试了十年,始终做不到,只怕是无法练成的境界吧”

  墨止昂然道“莫说什么无法练成,我便要练成试试!”

  只待山间天色再暗,又是一个白昼倏忽而过,林间云雾再度归拢,墨止便执了竹杖走进雾气之中,按照叶小鸾所说凌空虚劈,云雾或是轰然四散,或是劲道过轻云雾全无动静,但墨止毕竟早有内劲根基,更是曾受沈沐川教导,若是论及招式熟稔,叶小鸾或许可占上风,但论起对内功修习的所知所明,墨止才是更高明的一个。

  此刻手持竹杖连劈几下,心中不禁犯了嘀咕“莫不是那丫头练习不成,竟是由于内劲不足的缘故?沐川叔曾与我说过,但凡玄门高深功夫,必定是内外相合的路子,这丫头多年来只修外功,而内劲修为那一夜对拼之下也不过只略强于我,想来是路子走偏,自然难成功法。”

  原来叶小鸾所说自己一直练习不成,并非是她资质不足,或是努力不够,而是这流云虚劲实则是亟需修行者内劲修为的功夫,若非内力根基已成之人,决然难以驾驭个中刚柔转换之奥妙,她多年来无人指导修行,只是自己摸索练习,一直以来功夫也不过达到霞蔚阶第六段的水准,可说堪堪与方泊远打个平手,自然难以尽数领悟流云虚劲中的种种精妙处,墨止此刻心中这般暗想,居然贴合实情,自己越想越是合理,不禁大大赞叹自己脑子实在是聪明至极,再一想到叶小鸾手中保存着夕霞神功大半部分,实是感觉自己就如同一直口渴之人,骤然间寻到一泓清泉那般爽快,当即心神一振,便朝着竹屋飞奔而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