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结拜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墨止连忙摆手,说道“前辈误会了,我可不是魔……不是你们圣教的人呐!”

  蔺空魂道“你若不是我圣教门下,如何使得出这等精纯的圣教内功?”

  原来这无厌诀自百年前便已遗失,所传的不过几纸手录残本,或只留口传心授的几句口诀,但无厌诀的确深思惊奇,单凭着残缺不全的残章断句,仍培养魔道高手无数,只不过后人即便穷思竭虑,却始终难以参透其中奥妙。

  直到几十年前天劫老人机缘之下觅得整本无厌诀,终算是全教上下心中有了依凭,但转瞬之间,正魔大战功亏一篑,天劫老人伤重身死,这旷世奇典再度遗失纷争之中。

  魔道众人多年来全凭着历代大才强行参悟,所得功法虽也甚佳,却始终难及当年那魔道至尊那般惊才绝艳。

  可谁又能想到,当年那魔道大魁,心思竟然犹似顽童,将这正道视如灾祸的典籍心法精要全数镌刻在正道第一名门御玄宗主峰的山洞之中,时过数十载,这惊世的心法口诀便也隐没了数十载,不想却被墨止意外学得。

  这一下墨止糊里糊涂所练的,便是魔道中最为正宗精纯的内功法门,乃是魔道群首数十年再不曾得遇的机缘,蔺空魂身为魔道耆宿,更是不得不惊,心中甚至怀疑起墨止年岁来,他习武之初便是得知,但凡功力大臻圆熟之境,容貌便不再衰老,反倒渐趋年轻红润,便是“鹤发童颜”之说,更有甚者,即便古稀老者,亦可返老还童,有若孩童之躯。

  这返老还童之说虽只是传闻,但他既感墨止功力如此正宗,理所当然地便想到此辙,看墨止年岁不过十五上下,若是如此算来,此人辈分或许还在自己之上。

  墨止被他气的苦不堪言,体内又是一阵暗痛,只得实话实说“前辈你快快请起吧,我与你说实话,我真的不是你们圣教门下,我师承御玄宗,乃是玄岳峰弟子。”

  蔺空魂抬头望去,只见墨止神色赤诚,全无丝毫作伪,更是疑惑,说道“御玄宗内功与我圣教功法可是截然相反,你却如何练成我圣教内力?”

  墨止苦笑几声,便将自己如何比武折断同门手腕,如何被罚忏过峰,如何误入山洞一一说了,蔺空魂越听越是入神,直至听到最后墨止所说他如何使坏主意将皮瑞清耍的团团转时,忍不住大笑出声

  “哈哈哈哈,小兄弟,你可是有趣得紧呐!似你这等机遇,全天下怕是再找不出第二个啦!我看你颇有些叛逆邪气,进了那门规森严的御玄宗反倒屈了才,不如来我圣教门下,才是正正合好!”

  墨止闻听也是大笑,这二人年齿相差三十几年,但脾气极是相投,相谈甚欢,方才二人生死一线,此刻回想起来,大有劫后余生,引为知己之感。

  可蔺空魂却忽然神色稍异,眉宇间略见愁色,淡淡说道“依你所说,我们魔道祖师爷和你们御玄宗开山师祖倒是旧时相识,可惜百年之后,两门弟子见面便要仇杀。”

  墨止思索片刻,倒也不以为意,说道“其实正魔之别在我看来不过是门户之见,正魔二字划分的绝非是善恶界限,而话说回来,善恶如何分别,又岂是一道名分可分得清的?我涉世不深,却也看得分明,正道之中宵小有之,豪士亦有之,而贵教也必是同理,只不过天下人言可畏,三人成虎,这等粗浅之理反倒无人再想,其实人言舆论从不为事情因由负责,声名如何实则不足挂齿。”。

  蔺空魂闻听,眼神中着实一亮,朗声说道“小兄弟,你方才所说,便已胜过正魔两道衮衮群雄啦,连老夫也是不及的!”

  墨止笑道“前辈真的别再拿我打趣啦,天下豪侠甚多,不乏思虑明远之人,我这点粗末见解,如何搬得上台面?”

  蔺空魂摇了摇头说道“你却不知,天下人为了这正魔二字之分争斗上百年,若是早有人似你这般思索,天下或许能少更多刀兵争斗。”他说罢,又在口中喃喃重复着墨止方才话语。

  “宵小有之,豪士亦有之,正魔两道,皆为同理,妙,妙,妙!”

  旋即更是笑逐颜开,一拍墨止肩膀说道“小兄弟,你我相交如此投契,今日共历生死,这短短几个时辰,比老夫我此前十几年过得都要更加痛快!此时若有美酒,当共饮一杯!”

  墨止听到饮酒二字,心中不自觉地便想起许久未见的沈沐川,也不知此刻他闲云野鹤又到了何处潇洒,心头便也不禁思念起来。

  可他这般细微神情在黑暗之中全然见不着,蔺空魂兴致正浓,于是说道“小兄弟,你我相逢实是有缘,不妨今日结为兄弟如何!”

  “啥?”墨止被他吓了一跳,话语几乎脱口而出。

  蔺空魂却是一愕,问道“莫非小兄弟不愿意么?”

  墨止苦笑着说道“哪里,前辈义烈高风,我敬仰还来不及,只不过前辈你年长我许多,便是我喊声叔伯,都还占着便宜,哪能高攀兄弟?”

  蔺空魂闻言甚是不悦,说道“老夫年纪更长,都不觉得有何不妥,你如何还有所迟疑?这天下要和老夫攀亲的数不胜数,老夫还懒得给他们好脸,你如何还畏畏缩缩的?可不像你在宗门里那般敢作敢为。”

  墨止听他一激,登时便道“若如此说,又有何不可了?多个大哥总比我孤立世间要好的多吧!”

  蔺空魂放声大笑,意甚欣慰,二人所处乃是民居地下,也无有浊酒香炉之物,所幸二人也不在乎什么凡俗礼节,当即便并列跪拜,搓土为香。

  蔺空魂说道“圣教蔺空魂今日同好兄弟墨止义结金兰,日后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刀山里来,火海里去,没有半个不字,若有违誓言,圣火灼魂,永堕炎狱。”

  墨止听他最后几句说得吓人,但却实则不知,魔道之中信奉所谓圣火净世、佛陀宏愿之说,所谓炎狱更是远胜十八层地狱的可怖所在,故而这蔺空魂所许之愿皆是魔道中至重不可违背的誓言,于是也略作思忖,说道“御玄宗门人墨止,今日同好大哥蔺空魂义结金兰,从此以后生死不负,风刀雪剑,尽无畏惧,如有违诺言,便便”

  他思索片刻,觉得再没有比蔺空魂方才那几句更为严峻的誓言,但他偏不愿服输,拧着眉毛思索起来。

  “便教我生得憋屈,死无片土,爱而不得,恨而难决!”

  蔺空魂点了点头,二人抚掌大笑,一时之间豪气纵横,极是舒畅,墨止原本体内滞气淤塞,此刻大笑之下,浑身气劲流淌,身上疲乏竟也去了大半。

  “好兄弟,我们二人一正一魔,却在此做了兄弟,这事若是给我家教主、你家长老知道,只怕是要气得胡子都歪了!”

  二人便是这般你一言我一语,谈天论地,蔺空魂几十年悠游关外大漠,见多了苍鹰逐日、黄沙弥天的荒莽浩景,言谈之间所说的,与自幼居于江南的墨止所见自然又是大有不同,墨止听得心驰神往,偶尔搭腔又都接得正合话头,蔺空魂谈得眉飞色舞,极是欢愉。

  原本墨止身上郁结真气,此刻谈笑之间,心情大畅,胸口凝结气息一时之间顿去,那股沉沉隐痛也消失无踪,除却胸口外伤片刻难愈外,已再无丝毫不适。

  此刻透过头顶遮板,日光条条点点地洒了进来,想是折腾一夜,此刻天光已然大放,墨止贴着遮板聆听,地上静悄悄的,偶有脚步经过,昨夜火焰熊熊,刀兵纷沓之声早已恍若隔世。

  “大哥,咱们出去吧。”

  墨止将遮板掀开,两个人纵跃而出,整夜昏暗之下,乍见西北日光倾城,眼前一片花白。

  墨止眯起眼睛扫视四周,昨夜被蔺空魂携至此处时,神智已懵懂不清,原来此地是一寻常民居所在,只不过此边陲之地,常有北桓为患,故而空为白地的民房不在少数。

  而此刻钦阳城中,也再不复昨夜那般欢腾热闹,显出其凋敝荒凉的本来面貌,墨止二人走出屋门,耳畔传来一声欢腾马嘶,原来是那匹黄皮瘦马,竟一直未曾离去,仍在城中逡巡,此刻见了墨止,扬蹄欢跃。

  蔺空魂见这瘦马生得毛稀筋长,大瞳粗颈,极是古怪,便笑道“兄弟,你行事非比寻常,连所骑乘的马也大非寻常啊!”

  说罢,呼啸一声,远处传来一声极为高亢的嘶鸣,不多时,自街角处,一团枣红色光影飞驰而来,竟是一匹神态飞扬的汗血宝驹奔驰而至。

  墨止原本听得那声嘶鸣虽响,但相隔仍不下几十丈,而这枣红大马由远及近,不过瞬息之间,足力之强,可见一斑,待那宝驹奔得近了,四蹄铁扎,也是说止便止。

  蔺空魂一把扯过缰绳,递给墨止,说道“好兄弟,你我相识投契,这匹马我今日送给你了!”

  墨止抬头一望,这匹马通体枣红,全无杂色,如果一团奔驰的烈焰一般,双眸神色飞扬,可谓顾盼生雄。

  这等宝驹,即便是在中原之地也是无价之宝,何况是这塞外荒漠,本就以茶马生财,更是不敢猜想其价值。

  墨止一见之下心中大喜,正待接过缰绳,却忽觉一股蛮力扯着自己左臂朝后退去,墨止被这骤然拉扯拽得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却见是那瘦马,歪着头颅,向后死命地拉扯,眼神之中大有不屑傲慢之色。

  墨止笑道“马兄,你本是我从驿站外抢来的,来时不愿,今日放你自由,你任意行走,可好?”

  岂料瘦马瞳孔中怒色显现,嗤地打了一个响鼻,大有反对抗议之感,拉着墨止又再朝后退去。

  蔺空魂一见,奇道“这马倒也是个神物,倒好似不愿与你分开一般。”

  墨止苦笑着,但回想起自己孤身奔驰之时,这瘦马不辞劳苦,昨夜城中火起,也不曾离去,即便是人,也未必便有这等忠义守信,心中不禁起了怜爱之心,便伸出手抚摸瘦马鬃毛,说道“大哥,小弟我承你厚意啦,但我和马兄情谊深厚,我就骑着它前行就好。”

  蔺空魂怔了一怔,他自知这匹红马神骏非凡,任谁见了也不会无动于衷,但偏偏墨止肯为了一匹瘦骨嶙峋的黄马将这宝驹舍弃,实在是难以置信,但回想他行事作风,却又吻合,笑道“贤弟既然决定,那愚兄也不勉强,那这匹宝驹愚兄先替你管着,日后你若有所需,再来取回便可。”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