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寒宸温澜的全文结局 之 疗伤

2022/8/15 16:27:12 作者:青田共羽
           但见那道黑影来得如同劈波斩浪一般,倏忽之间竟又纵跃而去,虽腋下夹着墨止,却仍旧,不减丝毫迅捷。再望其来处,正是火光起处的侠义盟会客厅中。

  孟展爪下力道何等凌厉,墨止胸口中爪,鲜血缓缓将衣襟侵染得一片殷红,此刻脑海中已是混沌一片,忽而丹田中窜起一阵刺痛,这般痛感来得既快且厉,墨止“啊”地痛呼一声,意识竟也恢复许多。

  他半睁眼睛只见四下里一片漆黑,幸得他曾在忏过峰石洞中囚居数日,双眼对黑暗已有适应,只眨巴了几下,便逐渐认得清四下里环境所在。

  原来此地四面方圆不过数丈,虽算不得逼仄,却着实并不宽余,举目所及皆是石墙,既无门窗,也无光亮,不知是何所在。

  他脑海中最后记忆,便是自己被孟展鹰爪击中胸口,记忆到了此处,才惊觉胸口剧痛无比,与之相应的,便是体内气海丹田隐隐作痛,一内一外,两般痛处实是搅扰得自己心神俱乱,只得静静瘫在原地,不敢再有丝毫动作。

  忽然身前阴影却动了一动,墨止这才发觉,眼前一片黑暗之中竟还有人正与自己相对而坐。

  这一惊实是非同小可,自己身处陌生之所,周身漆黑萦绕,竟还有另外一人静悄悄地隐没在黑暗之中,此刻看来,眼前昏昏暗暗之中直如一口深不见底的幽深枯井,似乎下一秒便要从中爬出什么骇人的凶恶魂灵出来。

  墨止越想越怕,不自觉地朝后退了退,可这稍稍一动,却牵引得胸口再起痛楚,忍不住闷声哼了一声。

  “小兄弟,莫怕。”

  只听得眼前传来的声音颇为低沉,但此刻却有气无力,墨止试探着问道“莫非是蔺空魂前辈吗?”

  “正是,此刻我们也算同病相怜了……”

  蔺空魂此刻话语之中已再无丝毫中气充沛雄浑之态,反而显得摇摇欲坠,好似气力再不相继一般,与之前凭临群豪眼前那般风华豪气大为不同。

  “前辈,怎么如此了?”

  蔺空魂从黑暗中挪出身子,墨止不见不知,这一见又是大为吃惊,片刻前还视正道群豪为无物的蔺空魂,此刻脸色白如墙灰,眉宇间隐隐透着一股黑气,眼睑处也是一片青灰颜色,显然是中毒已深。

  蔺空魂苦笑了一声,并不多说,只是连连摇头叹气,似乎十分懊悔。

  墨止见他缄口不言,便问道“莫非是酒水中下了毒?”

  蔺空魂道“非也。”

  墨止再问“那必定是莫西东暗中偷袭了?”

  蔺空魂抬头望了望眼前少年,奇道“小兄弟,你猜得倒快,正是莫西东趁着我不备,突施暗器中伤于我。”

  墨止冷笑说道“莫西东那人品行卑劣,我早有见识。”

  蔺空魂摇头长叹“终也是我自己识人不明,以为他们自诩正道,便真的言而有信。”

  其实墨止自然知道,他离开大厅之后,定然是生了异变,以他性子,自然极是好奇,欲要相问时,却见蔺空魂此刻面如金纸,眉宇泛着黑气似是又浓重了一层,当下不敢怠慢,便说道“前辈你中毒了,可有法解么?”

  蔺空魂叹道“莫西东扇子中存有毒钉毒雾,我避过了毒钉,却吸入毒雾,这毒性虽然猛烈,却也非绝无医治之法,只需服用解毒良药,再以我们圣教内功疏通经络便可无虞,只可惜此地不过是我临时找到的民居地下隔层,药品都没有一味,更不要说懂我们圣教内功之人,不想我蔺空魂最终居然死的这般窝囊,若是九泉之下遇到天劫教主,实在是无颜愧见……”

  他为人坦诚,此刻所言所表皆出自真心,说到最后,心中更是哀戚悲愤,话语中带着些许颤抖,猛地便咳了出来。

  墨止挑了挑眉头,从腰间摸出一个黄瓷小瓶,这本来是离山之时,雍少余偷摸着塞给自己的“赤阳太清丹”,乃是玄岳峰独门灵药,因炼制极是繁琐,需得玄岳峰上诸多珍奇药物方得淬炼一丸,乃是解毒疗伤的上上佳选。

  也正因珍贵至极,雍少余只给了墨止三丸,留待徐墨二人遇到性命攸关之时所用,但他此刻也并无多选,倒出其中两丸,一枚自己服了,另一枚递到了蔺空魂身前。

  蔺空魂忽然问得一阵浓郁药香,奇道“这是何物?”

  墨止淡淡说道“前辈不要再问了,这药极是难得,莫西东那宵小之毒,顷刻可解。”

  蔺空魂在黑暗中看不真切,但听得墨止话语中极是坚定,知道这药物必定是他珍藏,当下也不知道是否该收,一时踌躇之间,墨止急道“前辈可是怕我害你?”

  蔺空魂说道“小兄弟你说的哪里话!在宴饮之时,你便屡次相帮,我哪里会不信你了,只不过这药物珍奇,必有奇效,我已是待死之躯,何必再费你奇药?”

  墨止说道“凡事皆在人为,哪有未曾尝试便先自弃的道理!”

  蔺空魂被墨止当头一喝,心境忽地澄明,反倒生出一股愧意,笑道“小兄弟说的是!若是自己先行弃了生机,那才是成了草包王八蛋!我蔺空魂今日算欠你天大人情,若你我不死,天上地下,我蔺空魂听你驱策!”

  “得得得,这时候省点力气吧。”墨止听得厌烦,也不等他说完,一把就将这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

  这丹药作效奇速,墨止服用不多时,体内痛楚便被一股温暖醇和的药力代替,蔺空魂端坐半晌,也觉毒意渐渐褪去,再过不到两个时辰,体内余毒便已清了七八成。

  蔺空魂试探行气,只觉体内气息渐次平复,不禁大喜,说道“小兄弟,这丹药叫什么名号,实在是神效啊!”

  墨止说道“这药物是我师门炼制,具体名字我可记不清啦。”

  蔺空魂见他一提师门便装聋作哑,显然是不愿多说,自己也便不再多问,然而体内余毒虽清,但经此一劫,毒气淤塞经络,行气再无此前流畅,如此一来,功力也当大为受损,数十年苦行之功,竟是一朝尽丧,一念及此,又是长叹一声。

  墨止自然知道他长叹之意,便说道“前辈,你方才说,余毒既清,还需打通经络,晚辈后学末进,也有薄技在身,不知可否相帮?”

  蔺空魂苦笑着说道“小兄弟,你我生死之交,我对你全心仰赖,但不是我挑剔,只因这疏通经络乃是极深的内家功夫,或是神功通玄的高手亲自施为,或是同门功夫相同法门的内劲相通,否则稍有差池,便双双气脉逆行,苦不堪言,你是我恩人,我不愿你受此大苦。”

  墨止笑道“我既然说了,又有何惧怕?如今你经络不通,久而久之也反受其害,若是莫西东寻来,我一人也绝不是他对手,故而我此刻帮你,也是帮我自己,左右都是个死,何必不试上一试?”

  说着,也不等蔺空魂回话,抬掌便摁在蔺空魂灵台穴之所在,蔺空魂先是大惊,灵台穴乃是浑身大穴之收,武学中曾有言“灵台一损,百脉俱废”,墨止进掌甚速,远超他所意料,但转念一想“这少年若要害我,只需不给我这药物,我便必死无疑,何须先救我,再打我死穴?”当下也不反抗,任由墨止吞吐几口真气,徐徐将体内内劲缓缓传输。

  恍惚间,墨止掌间内劲透体而入,蔺空魂原本想着这少年师门神秘,若是行功稍有不慎,便难以挽回,于是始终悬心,但哪曾料得墨止内劲居然恍若水到渠成一般,自行游走体内经络穴位,与自家所修内功,几乎称得上殊途同归,甚至更为宗正。

  “这少年……究竟是谁……莫非也是圣教中人?他的内劲似乎比天劫教主当年更为精纯!”

  他心神一动,体内经络也是微微生变,墨止似有所感,说道“前辈你莫要猜测,我也尽力而为。”

  蔺空魂闻言,深自为愧“少年尽力救我,我却仍囿于门户之别,实在是迂腐至极。”当下净空心扉,专心打通经络。

  墨止内劲之所以可疗愈蔺空魂之内伤,全是因为墨止所运的并非夕霞神功与自闲心诀的功夫,而是纯然洞中所载的无厌诀总纲的法门。

  无厌诀乃是魔道至高秘籍,总纲所载,又是整部之中最为关键的心诀部分,自然与蔺空魂所修功法全然吻合,甚至更为雄沉,只不过墨止如今功力未及深湛,自己体内又大伤未愈,因而进展不快,二人连连运功了数个时辰,蔺空魂浑身经络尽皆复通,这才罢手。

  蔺空魂站起身子,体内气脉顺畅无阻,再无丝毫余毒所存,当即对着墨止正正跪拜下去。

  墨止此刻心神俱疲,但仍是被他突如其来的大礼所惊,说道“前辈何必如此?”

  蔺空魂正色说道“在下这一拜,拜的不单是相救之恩,更是为我圣教同门相贺!”

  。

关闭